华声在线岳阳频道

>

佳作欣赏

>

正文
《岳阳楼记》是什么?
发布时间:2019-04-23 15:10:14   来源:岳阳日报副刊  作者:黄军建

1556003229874925.png

当今的世界,是一个无界的混沌体。经济无界、军事无界、信仰无界、文化更无界。

一篇《岳阳楼记》读领世界。《岳阳楼记》全文仅368个字,诞生于北宋庆历六年(1046),其文在河南邓州花州书院由范仲淹创作,官驿快递送往岳阳,由北宋著名诗人、书法家苏舜钦书石,著名篆刻家邵竦篆刻,以石屏风之形式立于岳阳楼内一楼正堂。此后数百年间,天下人争相传诵,世人将此文与滕子京重修岳阳楼、苏公书法、邵公篆刻并称为“巴陵四绝”。

1556003291465317.png

九百七十余年过去,时光的洪涛冲洗掉了苏舜钦的书法,岁月的流淌带走了邵公的石刻,风雨的挠剥摧毁了滕公重修岳阳楼的老样,唯有《岳阳楼记》这篇短短的小文章,不仅没有随前三者的消逝而磨灭,不仅没有被历史的雄雄烈火而化为灰烬,反而随着历史的浸润而风光无限,愈加充满活力,成为人类的精神火炬,以其积蓄的无穷能量和闪烁的无限光茫,点燃了人类社会的精神世界而闪闪发光。据统计,全世界旅于岳阳前来瞻其尊颜者,已达芸芸五亿之众,是何之美貌、美容、美身、美之内涵,让天下众生甘于累此劳顿,亲睹其魅力,笔者实无力能解其谜,也许是《岳阳楼记》之灵魂让人萦绕心间吧,也许是《岳阳楼记》的记与世人的志相吸而至吧,也许……

一篇《岳阳楼记》浓缩了一个世界。《岳阳楼记》是一个人,是一个完整的人,大写的人。她的上部头很小,胸、身、腰、腹非常丰满,她的腿、足相当结实,因而像一个巨人,立得稳,经得风,淋得雨;她有悲有喜,有忧有乐,有阴有晴,有暗有明,有醒有醉,她有思想,不怕雷霆万钧,风霜雨雪,一站就站了近千年,屹立于华夏文化之巅,充满不朽的生命活力,能做到像《岳阳楼记》中所推介的人那样,这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岳阳楼记》如一个民族,一个优秀的民族,团结的民族,一个吃苦在前,享受在后,乐于奉献的民族,是一个文武兼备的民族。她展示了民族的骨气,担纲了民族的脊梁,贡献了民族的美丽,塑造了民族的形象。《岳阳楼记》是中华民族的缩影,她引领全民族以进亦忧,退亦忧的情怀,互帮互助,民族只有成为一个整体,方可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岳阳楼记》正是把桃花源的意境,互帮互爱,互忧互乐,没有纷争,不知有悲的天堂生活凝结成民族的福境,使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将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理想仙境带给了人们。

《岳阳楼记》是一个家,阴晴圆缺,悲欢离合,良辰美景,山村炊烟,家圆业就,子孝孙贤,繁衍生息,达官贵人,平民草根,一览无余。打断骨头连着筋,庙堂江河一家亲,百姓忧皇帝,朝廷爱民众,北宋是一个大家庭,朝廷教诲子民,民众热爱社稷,帝忧其民,民忧其君,君民平心,民君一体,这个家就是宋家,就是大家,就是中华之家。《岳阳楼记》是一个国家。一个象征权力意志刚强的国家,有秀美山河,有景明气象,有皓月浮光,有心旷神怡,其喜洋洋,也有阴风怒号,浊浪排空,内忧外患,猿啼大灾大难……国兴我幸,国忧我忧。

1556003330229720.png

《岳阳楼记》给宋人以提醐灌顶教化之效,正因为如此,忧乐之言亦为后人视宋人社会意识的渊薮,自此,忧国忧民情怀便开始充盈宋人的思想内核,成为治国之主纲,也为北宋后来的改革立下不朽之功。《岳阳楼记》是一本厚重的史书。她穿越了五千年文明史,记述了上下求索的先人们的足迹,承载了华夏的灿烂辉煌,演绎了五千年华夏的艰苦史、成长史、建设史、君臣史、社会史、军事史、政治史、地理史、教育史、悲喜史、忧乐史、传承史,她的意境、她的构思、她的抒情、她的议论、她的手法、她的音调、她的纪实,都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史的再现,她昭示的官品、人品、文品、景品永远闪烁着至高的精神信仰和光辉。

《岳阳楼记》是世界的灵魂。首先她是官员的灵魂,我们且可称为“官魂”,官员若遵循了《岳阳楼记》的中悲喜论、忧乐论,无容置疑,绝对会是一个好官,民众称道的官,千古不朽的官,反之则亦然。其次她是民众的魂。民众有了《岳阳楼记》的两不愿景,人与人之间就没有了心芥,没有了算计,没有了欺骗与私欲。再次,她还是全世界之魂。大千世界,吵吵闹闹,你方唱罢我登场,为一片天,为一块地,为一域海疆;为一个人,为一个国,为一个洲,为一抹红颜,生死搏杀,数千年战而不止,成千上亿芸芸众生死于非命,灭于刀枪,命绝兵火,为了什么?为了利,为了名,为了悲,为了喜,为了忧,为了乐,却忘了魂。只要世人能静下心来,放下一切,放弃心患,读了这《岳阳楼记》,则可在五分钟内,立马看穿、看透、看远、看淡世间之一切,但却绝对不会看破,不信,君试试。故曰:《岳阳楼记》是世界之灵魂,魂者,魄也,阳气也。

历史的车轮总在滚滚向前,人类文明的脚步一刻也没有停留。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在自强不息,繁荣发展进程中,总有一种重精神在维系着、支撑着,伴随着历史车轮滚滚前行。“忧乐”之思想古来有之,她是中华民族几千年发展之理念,从春秋战国时,屈原的《离骚》的忧国忧民到两汉《乐府》的歌行,到唐太宗李世民的“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忧乐”思想从不间断,到北宋名相范仲淹的“先后”论,这种忧乐思想更是成为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标杆。虽然范公这个理念是处于千年之外的一腔思想与生命的感慨,而其精神之高度,于今天的我们仍然如人类一座挺拔的高山,“忧乐”思想从范公始,上升为“忧乐精神”,成为中华民族乃至世界各民族所崇仰的思想和行动之准则,并同时成为人类历史不朽的精神丰碑。(黄军建)

1556003357293665.png


岳阳要闻

综合新闻

文明机关

法治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