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岳阳频道

>

佳作欣赏

>

正文
巴中,我扛着岳阳楼来看你
发布时间:2019-07-03 10:03:03   来源:  作者:黄军建

1562119050943620.png

我是怀揣一帘幽梦到巴中的,是一汪好山、好水接住了我的脚步,消刷掉我一身的暑气和浮尘,让我恍惚从身体到灵魂都在升腾。山是那大巴山,她是巴中人的地标;水是那诺水,她是嘉陵江的源头水,巴中人称为诺水河。我不知道,江湖山水向大巴山的山川土地或巴中人承诺了什么?在这巴中的土地上,竟藏匿了这样的崇山峻岭和一条天姿国色的秀水,它们合力哺育出一方知忧知乐、奋勇前行的人们。

岳阳与巴中之缘,源远流长,南北朝时期北魏三年(公元514年),四川巴中始称巴州,南北朝时期梁承圣二年(公元553年),岳阳也称巴州,一朝两巴州,同朝同名同存达39年,为何之故?且听我道来。

1562119082794423.png

始于东汉的巴中,古属梁州,华西气度,川北氧吧,邻达州,接南充,挟汉中,抵广元。史传巴中之大巴山中,生活着两条巨型巴蛇,为一对孪生兄弟,长年翻山倒水,残害众生,致巴山蜀水常年天灾不断,红梅仙子、蒲道官司闻之出战,与之大战七七四十九天,怒斩巴蛇之兄,一刀两断,使其化成了今天的光雾和米仓两座大山,巴蛇弟见势不妙,旋即顺嘉陵江入长江,过三峡,逃入洞庭湖后,仍本性不改,残弱苍生,后羿奉帝之命,斩巴蛇之弟于巴丘,积骨为陵,此地称巴陵,亦称巴州。两条巴蛇,衍生出一国两巴州,竟是源自两地同斩巴蛇之典。

这大巴山,览汉水,瞰天府,面巴渝,倚秦川,夏商风云,沧桑荟萃,万仞奇峰,雄奇天造。自西向东绵延陕、甘、川、渝、鄂,挟摩天岭、光雾山、米仓山、武当山,逶迤千里,相传伏羲第四代后昭兄妹在这片土地上孕育伏羲第五代,称“巴拉”,于是,巴人、巴族、巴山 、巴水 、巴国,巴城都以“巴”命名。又说,“巴”是一种大虫,非常大的巴蛇把大象吞食了,三年才排出大象的骨头,于是把巴蛇称作巴山。这山海拔达2500余米,唐代诗人李商隐过大巴山时写下《夜雨寄北》,“何时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那是诗人巴山雨中倾诉思念之情!而此时,行步山间,漫步山道,春观杜鹃,秋赏红叶,迎着季风仰望那峰体浑圆的花岗岩,下黑熊沟,走牟阳城,进十八潭,跨万字格,望着那数万公顷的水青冈,原始榉木,这如同熊猫一般的活化石,心中的流岚和晨阳,若晚霞如光雾山的红叶一样,梯次变化,胸中尽染,因而有人把这山称为金,把山上的红叶称为金叶,这四百平方公里的壮阔,这七彩斑澜的色调,使任何一个生物群、动物群生活在这里,都会被宠爱得如同天之骄子。我醉了,被这山坝,被这红叶,被这画廊,被这百里溶洞所呈现的高昂气势与风采灌醉。

1562119119959090.png

在通往黑熊沟的山哑口,看到一山民牵着两头肥壮的大黄牛,上前打问,方知是这大巴山黑熊沟巡山的专护员,六十上下年纪,一口标准的大巴山川话,他说:这大巴山的黑熊沟,很早以前,熊经鸟伸,熊据虎持。40年前那场浩劫,这山的大树都砍光了,光秃秃,天天往下滚石头,野兽也跑光了,这些年树木都长起来了,动物都回来了,偷伐树木的倒少了,可偷猎保护动物的人却多了,黑熊就是我的主要保护对象。我问他干嘛还牵着两头牛,他哈哈一笑,捋着长长的胡须说,这两头牛啊,是我的助手,有灵性,它一看到全副武装、拿着枪械的偷猎者,就一边跑一边大声嘶叫,给我报警,我立马就到,有时候偷猎者装扮成游客,把武器藏起来,它都能嗅出味道,才五月,这两头牛今年就给我报了四次警,所以,我天天都和它们一起上山,它是最忠实的副手啊。这大巴山的牛,能下田,能上山,还能协助抓坏人,我不禁肃然起敬,行行出状元也。 

大巴山,是一首歌,唱了五千年,是一首人类与自然、天际与大地,天天在弹唱的共生之歌,这歌湿漉漉地唱出了文明,唱出了富强,唱出了天府盆地的壮丽!

这诺水河,东有秦川锁钥护持,西与剑门蜀道相连,秀水中流,险峰兀立,暗河林立;溶洞碧潭,水帘雄关一千余处,这佛光溶洞,分上、中、下、水、峡五部构成,长15公里,面积达60万平米,置身其中,驾车游船任君行,纵横阡陌,深渊峡谷,林立乳笋,星罗如布,称天下第一溶洞,那洞边的空天盆景,蕴育十余万亩原始森林。在诺河的绝壁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其五百米深大沟,那惊人之险,连野生动物都畏缩三分,置身其中,顿觉庄严肃穆。诺水河如乳汁,养育着巴人;若大树,浓荫着巴人;若画廊,妍丽着巴人;若自然交响曲,催发巴人,奋进向前;更像一位飘飘欲仙的少女,脉脉含情,卓然玉立。站立在这云水翻腾,悬钟幕鼓,天水相依的滔滔河水边,望着远去的诺水浪花,使人顿觉虚能引和,静可生悟,仰为祭古,俯以观今,难怪世人皆称此为神奇之地;使人顿觉是非审之于己,毁誉听之于人,得失安之于数,人生当是如此。心上有梦,手中有事,脚下有路,这上中下三重互应,当如这诺水河奋力向前,永不回头;站立在这诺水河畔,听着作响的河水,放眼望那无垠的红叶林,令人茅塞顿开,恍然大悟,一片叶,落在哪里都是归宿;一朵花,开在哪里都是芬芳;一双脚,走到哪里都是道路;眼中有慈悲,落在何人都是挚爱。于欢喜而不执,于恐惧而无忧,于逆境而不在,心安即是一切。茫茫人海,你从春天走来,瀟瀟烟雨,歌散枫林;你从夏天走来,峰回鸿雁,湖泛鸳鸯;你从秋天走来,拳槌黄鹤,艳摘澧兰;你从冬天走来,静坐波心里,亦是人生。诺水河无秘密,诺水河不彷徨,诺水河有大爱。越巴水,滚过嘉陵江,涌入大江,演绎着忧与乐,没有路,也要奔向远方……

image.png

伫立于潺潺流水的河边,和两位配戴黄色袖标的是巡河人攀谈,他们说,这河以前无人管,挖沙炸石头的,迷魂阵网鱼的,电打鱼的,挖宝石的,把个河道整个乱七八糟,水患常发,十年九灾,成了穷山恶水。这些年实行了河长制,巡河员就有数百人,都是精准扶贫的山民,守河护鱼。这河里生活着一种剑鱼,头上悬着一把宝剑,非常神奇,你看,这鱼也回来了,到处都是,我们两人一组,他巡河道,我是保护这鱼的,这鱼味道鲜美,可惜你们吃不上,因为它成了国家保护动物。这纯朴的山民说得我们哈哈大笑,想不到这大山河道上,还有这样恪尽职守者,真为大巴山、诺水河高兴。

巴中人,有一个约定成俗的节日:每年春节正月十六这一天,一大早,街头巷尾,乡村田野,扶老携幼,举家出动。挤拥的人流,虽然走向不同,但都是一个共同的目标——登山。上百万人,奔向各大山头,场面极为壮观。对于巴中人来说,过不过春节无所谓,吃不吃元宵无所谓,无论外出打工者还是留洋求学者,都要赶回来,正月十六不登高不行。不登高,这年就没过,登了高,春节才划上了圆满的句号。巴中的这登高日的习俗,据说是源自唐代,武则天当政时,其儿子李贤被贬到巴中,被武则天赐死后,当地百姓登上望王山北眺,以纪念李贤。据说在破旧俗时期,武装人员、民兵扛着枪守在每个路口,结果通通拦不住,打死也要登高,权威让位于民意。十六登高延续千年,已成为巴中人的精神图腾。巴中人登的岂止是山,登的是忧乐情怀,是凌云壮志,是精气神,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image.png

我漫步在巴中市区一座叫南龛坡上的川陕苏区将帅碑林,这块占地120亩的中国最大红军碑林,在一座十米高的熊熊火炬下驻足注目,这里是川陕苏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第二区域,这里是四方面军的战斗历程,这里是红军之魂;这里是一块英雄的土地。红军从这块小小的土地上走过,竟有13.8万巴中儿女跟随红军的步伐踏上长征之路,13.8万英灵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光荣地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多么令人惊奇的数据,多么令人震憾的数量。这碑文上一个个刻下了他们的姓名,这就是巴中人宁死也要登山,宁死也要为国献身的执着与坚毅,这就是民族脊梁,中华民族有了这样的人民岂不战无不胜哟。无怪乎四川这块天府之地,二百万年前就诞生了“资阳人”;四千年前,就建起了中国最早古文明城市“三星堆”,两千年前就修了“都江堰”;中国史上两次“湖广填四川”的移民运动,使大山的缺乏补充了能量;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红军入川,其根据地播洒十万平方公里,拥红民众达千万人,成为全国第二大根据地;抗日战争爆发,三百万川军出川抗日,贡献铸中华。有人说,大巴山人的性格象熊猫,笔者很有同感。大巴山里的熊猫,在华夏大地上,与历史同行,繁衍生息800万年了,从熊猫、小种熊猫到巴氏熊猫,精彩再现了大巴山兴衰演化的历史。她性格温顺,思维敏锐,勇于担当,生活简朴,没有天敌,天生纯真,人见人爱。这不正是天府人千百年的传承么?熊猫是大巴山的精灵。

雄步大巴山,过去的山民们忧山,忧水,忧天地,今天的巴中人,乐山,乐水,乐小康,守一方红山,保一方秀水,建一方仙境,巴中人含着泪建设,巴中人携着乐前行。今日之巴中,秀色可餐啊!

1562119273200182.png

巴中,我扛着岳阳楼,从洞庭湖来,溯江而上,我要把巴中的山,巴中的水,巴中的人所迸发的这种精神,装进这千年古楼,我们共同分享悲喜,共同分享进退,共同分享高远,共同分享这中华两巴州厚赐给世人的忧乐的芬芳。

(黄军建)


岳阳要闻

综合新闻

文明机关

法治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