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岳阳频道

>

佳作欣赏

>

正文
几番风雨雁归来
发布时间:2020-05-25 08:49:53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徐亚平

几番风雨雁归来

——灰雁“灰姑”的回家之路

湖南日报·华声在线记者 徐亚平


前言

大家还记得灰雁“灰姑”吗?

2016年3月,全球跟踪守护候鸟活动“跟着大雁去迁徙”组织鸟类学家、摄影家和志愿者,开展了全程护送洞庭湖候鸟北迁的活动。从洞庭湖到内蒙古乌梁素海全程考察了小天鹅和大雁迁徙沿途的生态与人文环境。湖南日报记者12篇迁徙报道全面展示了候鸟迁徙过程,以及栖息地的渐变和隐忧,同时跟内蒙古环保志愿者结下了深厚友谊。

2018年,乌梁素海保护站站长马海明救助并放飞了一批灰雁,其中一只取名“灰姑”。11月起开始,灰雁们陆续往南迁徙,受到沿途志愿者的高度关注。湖南日报以《一雁南来拍案奇》为题,“深读”报道了沿途志愿者的守护和“灰姑”曲折的迁徙之旅。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灰姑”接下来的3次迁徙经历,更加富有传奇色彩。

云梦之野多嘉邻

2018年底,灰雁“灰姑”飞往洞庭湖的过程中,在湖北天门和洪湖之间往返逗留。“跟着大雁去迁徙”志愿者和湖北网友的追寻与宣传,极大地激发了江汉人民的爱鸟热情。期间,“灰姑”欲去还留,不停地跟湖北志愿者和摄影爱好者兜圈子、捉迷藏,神秘而又温馨,让人忍俊不禁。

2018年12月31日,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志愿者一如既往地对东洞庭湖西部黑咀区域进行巡护,“灰姑”竟然毫无声息地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不过他们看到的是铺天盖地的大雁,根本无法分辨哪一只是他们期待的“灰姑”。

冬天,广袤的洞庭湖变成了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来自西伯利亚、蒙古高原和远东的大雁天鹅,就是以这里的薹草和菹草为主要食物,度过漫长的冬天。

第二天,也就是2019年1月1日,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志愿者一大早就进入湿地,期待在望远镜里看到“灰姑”。这只俏皮的精灵却又向南飞行了30公里,到了洞庭湖的地理中心——益阳境内的漉湖。

春节过后,2月26日17时,“跟着大雁去迁徙”活动发起人周自然和3位志愿者进入漉湖,希望能拍摄到“灰姑”。而他们看到的是满湖的野鸭,没有一只大雁。当地渔民告诉周自然,刚刚往南飞走一群大雁,可能有上千只。次日,数据显示,“灰姑”就是下午3点南飞20公里进入漉湖深处。周自然与“灰姑”千里相守,插肩而过,只相差两个小时!

3月2日,“灰姑”北迁。在整个迁徙过程中,“灰姑”处处与人保持着安全距离,这种与生俱来的警惕性,使它规避了很多风险。

但是它所不知道的是,沿途有众多的善良的人们,在守护着它们的迁徙和栖息,他们不求与候鸟相濡以沫,只希望它们永远平安。

凤翔龙护话韩城

2019年3月3日,“灰姑”飞抵本次北迁途中唯一的中停地——陕西省韩城市,并停留10天,而此前南迁时,也在此停留8天。可见韩城是一个重要的迁徙途经地。

韩城,位于陕西省东部的渭南地区,隔黄河与山西相望。从壶口至龙门这段峡谷,波浪壮阔,代表了黄河的粗犷。"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哮万里触龙门",大禹治水的故事、“鲤鱼跳龙门”的传说,就在这里衍生。

黄河从龙门一泻而下,进入100公里的开阔河段,水流变得平缓,两岸泥沙沉积,形成广阔的湿地,是鸟类的乐园,更是迁徙候鸟,特别是灰鹤、灰雁的重要途经地。高峰时,来到这里的候鸟达到40万只,“灰姑”往返迁徙,都要在这里停留,也完全证明了这块湿地的重要性。这片黄土高原上的别壤,是大自然最宝贵的恩赐。

然而,也就是这片珍贵的湿地,也存在着人鸟争夺生存空间的局面。环保志愿者发现,这块全国最大的灰鹤栖息地,正在被开发。

这件事在网路上被披露以后,引起极大关注。

2017年12月25日,陕西省作出同意调整黄河湿地自然保护区范围及功能区划的批复,其中“将保护区内韩城市芝川镇澽河口京昆高速以东395公顷缓冲区调出,将位于韩城市晋陕峡谷韩城宜川界至石门之间的431公顷黄河河道、灌木林地等调入实验区。”

这是典型的人在干预候鸟的生境!但是候鸟会听从人的安排吗?

2018年2月24日最新拍摄的灰鹤、大鸨、豆雁等候鸟照片,都是在京昆高速以东不足一公里的范围拍到的,也就是说,原本处于自然保护区内的全国灰鹤最大越冬地都已被调整出保护区范围。

周自然悲愤地改写了岳飞的《满江红》:

灰雁“灰姑”北迁乌梁素海,途中仍在韩城黄河湿地停留,盖江南及江汉地区冬春连雨水涨没滩且沿途人烟稠密无处立足尔。又闻韩城也在大规模开发黄河湿地,这样下去,候鸟将如何迁徙?慨当以慷改穆武词叹之。

遥望韩城,荒烟外、许多城郭。想当年、花遮柳蔽,凤翔龙护。萍天苇地映丹霞,更蟹屿螺洲无数。叹如今、湿地建楼盘,风尘恶。

鸿安在?随风落。雁安在?衔芦过。问江山何故,千村寥落。龙门以外无逆旅,吟鞭空指灞陵渡。问如何、再伴故人游,乌梁素。

思君不见下鄱阳

是否因为韩城黄河湿地原貌被改变,而使灰雁“灰姑”改变了迁徙路线和越冬地,我们不得而知。

2019年3月15日,“灰姑”在韩城停留2周,从榆林迁回乌梁素海。秋冬再次南迁,也没有在韩城停留,也没有回洞庭湖,而是经过河南郑州,直接飞往鄱阳湖。

鄱阳湖是中国第一大淡水湖,丰水一片、枯水一线。水草丰美的时令性湿地生态系统为鹤类、鹳类、鸥类、鹭类、雁鸭类、鸻鹬类候鸟提供了安全稳定的栖息环境。

在此之前,我们都认为,候鸟会沿固定路线迁徙,栖息地也是固定的,但是“灰姑”的迁徙路线,完全颠覆了这种说法。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灰姑”易地越冬呢?是有了配偶吗?是融入了新的种群吗?是在韩城有着不堪回首的经历吗?还是求新求异,不断探索本来就是这群天之骄子的天性呢?

经过长期的跟踪,志愿者倾向于认为,沿途生态环境的改变,很大程度上影响甚至改变了候鸟的迁徙路线。

湖南日报2019年1月4日以《野鹤无粮天地宽》为题,报道了“跟着大雁去迁徙”资深专家周海翔教授和周自然等志愿者跟踪一只灰鹤和两只白鹤南迁的过程,期间白鹤枪生和白鹤“419”先后达到江苏宿迁的骆马湖后,都没有直接往鄱阳湖的方向飞,而是绕行很多天以后,才艰难飞到鄱阳湖。事后经周海翔现场调查,问题就出在骆马湖过度采砂和发展旅游业,改变了当地的生境,而候鸟不得不绕开骆马湖迁徙。

“灰姑”到了鄱阳湖,志愿者的目光也在聚焦鄱阳湖。2019年下半年,湖南省宣布洞庭湖和湘江干流全面禁渔,给江豚、候鸟的生境恢复带来了千载难逢的恢复机遇,而鄱阳湖则慢了半拍,志愿者们最担心鄱阳湖是封湖前的滥捕滥猎,导致栖息地生境改变。12月,周海翔前往鄱阳湖,对候鸟的栖息环境和食物结构进行深度调查,亲自指导保护区工作人员对擅自进入保护区核心区的观光船只进行扣留和销毁,严厉打击了破坏候鸟栖息环境的行为。

12月6日,周海翔来到“灰姑”的栖息地南矶湿地保护区,拍到成千上万的大雁在这里安详越冬,给大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乐。

东进西突再回家

“灰姑”在过冬地的停留时间也大不相同,去年在洞庭湖60天,本季在鄱阳湖90多天。

今年2月中旬,“灰姑”开始往北迁徙。

然而,它没有原路返回,而是走了一条诡异的线路。它往东北方向经山东淄博跨黄河口湿地,飞到天津北大港。

北大港是生态条件比较好的湿地,是长江中下游平原过冬候鸟向北迁徙的咽喉地带,但是2012年发生过毒杀东方白鹳的案子。

天津志愿者王建民是一位执着的护鸟人,他是2012年北大港鸟案的主要志愿者。“灰姑”到了北大港,王建民高度关注,几次前往拍了很多灰雁的照片。从他的照片中,志愿者看到数以千计的大雁在湿地上空飞翔,大家都很放心。因为在正常的迁徙时间,没有特意去接近它。

然而下一步,“灰姑”该往那里去呢?它会跟大多数天鹅大雁和鹤类一样去东北、去俄罗斯吗?

谜一样的“灰姑”,总是给人们留下很多悬念。

接下来的迁徙路线你绝对猜不到。

3月4日,“灰姑”再次起飞。它却没有往东北方向飞,而是绕着北京往西飞,也就是说,折返往西北方向飞到内蒙古乌兰察布。再往前飞,就是它被放飞的地方,内蒙古巴彦淖尔盟的乌梁素海。

原来它只是到海边上去玩玩!

但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当它飞到乌兰察布盟后,突然改变了方向,笔直南下了。

它是落单了吗?迷路了吗?还是风向突然改变,把它往南吹呢?

“灰姑”南飞了300公里后停留在河北聊城市故城县,那里没有大的湿地存在,它为什么要到那里去呢?

3月5日起,灰雁一直在故城县房庄镇停留,到了第七天,志愿者们开始着急了。灰雁的活动范围极小,会不会是它根本就没有动,而是卫星信号在漂移?会不会是被人捕获或者下毒了呢?

这个猜测绝不是多余的。

2012年,在“灰姑”刚刚离开的天津北大港,当地人向鱼塘中投毒,导致30多只东方白鹳中毒死亡,周自然也就是在此案中认识一直参与救鸟的天津“鸟人”王建民的。

2013年元月,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在洞庭湖新沟闸水域发现15只小天中投毒案。

2016年,南洞庭湖再次发生当地村民枪杀小天鹅案,青山岛的“跟着大雁去迁徙”活动第9号碑专门记录此事。

2018年,“跟着大雁去迁徙”活动护送大雁北迁到俄罗斯,回国后在珲春,发现大雁扒食农民春播的拌药玉米粒种子,致群体中毒,死伤甚多,抢救的同时,将此事反映到国家林草局和吉林省林业厅,引起东北三省的高度重视。

今年,就在“灰姑”回迁过程中,又一件毒鸟案正在发生。网传20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白鹤被村民投毒致死。周海翔赶往现场,找到5只,救活其中两只。

那么现在,“灰姑”绕道飞往衡水,等待它的将是什么呢?

故城县不是大雁大量光顾的地方,正因为如此,一旦当地人发现自已的田头地里出现大雁,就会围观,造成惊吓。更有甚者,因为生态教育的缺失,一些当地人有可能会有捕食的心事,所以“灰姑”的处境,是危机四伏的。2013年,与故城相距不远的河南省长垣县,就发生过在外务工返乡人员在麦田大面积投毒捕杀大雁的案例,这就是“跟着大雁去迁徙”5号碑立在长垣黄河边的理由。

周自然着急想找衡水的朋友,甚至想通过114查询房庄镇派出所的电话,但当时是新冠疫情期间,不能随便占用公共资源,随后打消了这个念头。

故城是个什么地方呢?

故城位于河北省东南部、京杭大运河西岸,西北距省会石家庄150公里,东与山东省武城县及德州市隔运河相望。有一个名人可以把它联系起来:窦建德,隋末农民起义领袖。当年隋炀帝修京杭大运河,在故城县征用大批劳动力,还报酬极低,故城人民活不下去,在窦建德的带领下揭竿而起,直接导致了隋朝的灭亡。

3月13日,中国平安湖南分公司的赵军听说“灰姑”到了故城县,突然兴奋了,他说,他家就是衡水的,让他弟弟去找找。

两个小时后,赵军的弟弟@二模 赵模就驱车从枣强县赶到了故城县的房庄镇贾黄村。

自古燕赵多义士,此言不虚!

赵模沿着“灰姑”身上安装的卫星信号分布的地点寻找,转了几个村子,到处是麦田和民宅,没有看到大雁。问了当地的村民,说是前几天看到大雁,不是很多。他又找附近的河道和水库,里面没有大雁。

因为“灰姑”携带的卫星跟踪器,已经进行了设置,只能看到前一天的的数据,不能看到即时位置,找到快五点钟的时候,赵模只好往回走。回去的路上,志愿者又分析了数据,觉得这几天灰雁的停留点还是很有规律的,主要是在麦田里吃麦苗,补充能量。

15日上午,赵模又开车前往故城,要周自然报一下“灰姑”昨天的位置。

周自然打开手机一看,大吃一惊!

“灰姑”已于当日凌晨1点起飞,并于11时飞到陕西榆林境内。

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但是“鸟人”的故事感天动地。

赵模发来了故城县现场的照片。这就是广袤的华北平原、中国的粮仓、灰雁这几天呆过的麦田。灰雁吃过的麦苗,随后会长出新苗,然后随着天气转暖,拔节成长,灌浆,五月抽穗,六月收获。

这就是生态文明和农耕文明的完美结合。

灰雁到了榆林,周自然想到一位大侠,微信好友@强中王 ,他一直关注遗鸥在红碱淖的生存状况。上月他还在问洞庭湖的大雁有没有到榆林的数据。

周自然马上把“灰姑”的到访告诉了他。王老师非常兴奋,然后开始期待“灰姑”进入红碱淖的消息。

但是“灰姑”的迁徙,从来就没有按人们设定的剧情发生过。

“灰姑”以51公里的时速飞过红碱淖,17个小时,飞行735公里,飞到阴山下,飞到它的故乡。

这就是“灰姑”,一只普通的大雁、一只开心的大雁,它喜欢不走平常路,虽然一波三折,却荡气回肠。

深闺宛在水中央

“灰姑”回到乌梁素海,可把马海明高兴坏了,就像出嫁的女儿回了家,他将喜讯告诉了他的同事和朋友,巴彦淖尔盟晚报及当地的新媒体都迫不及待地想看到这只传奇的大雁。

3月24日,马海明开始往湿地深处寻找“灰姑”,当地的鸟类爱好者也都跃跃欲试。

但是,大自然总是平等地对待每一种生灵,他为每一个宠儿都设置了安全的防线。这个时候,乌梁素海已经开冻,但是地面底下的冰却没有完全融化,导致道路反浆,车子不能行走。志愿者罗跃忠骑着摩托,穿越沙漠来到岸边,前面是茫茫的沼泽,再也无法往前行进。“灰姑”能够轻松出入的地方,却是人类,哪怕是马海明这样的专门从事鸟类保护的工作人员和罗跃忠这样的鸟类摄影师,都不能轻易抵达的秘境。

进入4月份,“灰姑”的活动越来越有规律,它每天只在两个固定的地点停留,而待得最多的地方仍然是人们最难到达的湿地深处。志愿者们通过卫星数据分析,那里应该是它的爱巢,而“灰姑”,应该开始繁殖下一代了。

“灰姑”是否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是志愿者们急切想知道的。在洞庭湖、鄱阳湖甚至天津北大港,大家见到的都是成群的大雁,无法找到“灰姑”,更无法判断它是否有伴侣。而本次北迁,它意外地飞到了河北故城的麦田,根据多角度分析,它应该脱离了大群,甚至已经落单。在这个情况下,它能否成功迁回乌梁素海都是一个未知数。正当赵模带着大家的期待第二次赶往故城,想解开这个谜的时候,“灰姑”如有神助,一天之内回到它的放飞地。联想到本季迁徙,周海翔救助的白鹤“419”从鄱阳湖到辽宁2000公里独自飞行,提心吊胆,委屈求生,前程未卜,大家更需要找到“灰姑”本次成功迁徙的秘密。

4月27、28日两天,罗跃忠再次进入湿地,寻找“灰姑”,几次尝试无法接近。到了下午,在乌梁素海保护区管理站的帮助下,乘快艇进入核心区,在距离“灰姑”的位置还有1.5公里的地方,快艇再也无法前进,罗跃忠穿上下水裤,准备涉水进入芦苇地,寻找“灰姑”。

在沼泽里面行走,是非常艰难的,每走一步,都会陷进很深的淤泥里,再提脚出来,又要费九牛二虎之力。但是,展现在他面前的,是别处不能看到的情景。乌梁素海是疣鼻天鹅和遗鸥的重要繁殖地,这时它们都已经分散在各处营巢繁殖,一旦进入它们的领地,就会被监视,并发出警告,甚至进行攻击。罗跃忠的照片中,还有大量的黑水鸡、风头䴙䴘、翘鼻麻鸭、鸬鹚和各种鹬,不管哪一个观鸟人看到,都会大快朵颐,这就是乌梁素海,大自然给这个半干旱地区的最好的馈赠,也是各种鸟类的无可替代的乐土。

但是越往前走,沼泽越深,罗老师很快就寸步难行了,与此同时,危险也越来越大,这个时候,只能放弃。最后他选择在岸上守候,等待“灰姑”出现。

志愿者通过卫星信号测距,确定人鸟之间只有650米,罗跃忠信心倍增。终于,两只红色嘴巴的灰雁出现在他的镜头里,接着,又有2只、4只、8只,一共18只,他们在蓝宝石一般的湖水里自由地游弋,觅食,追逐,芦笋还没有露出水面,背景是去年生长正在枯黄的芦苇,还没有长出新叶,芦笋还没有露出水面,而这些就是灰雁们最好的食物。更远处是苍茫的乌拉山,它是阴山山脉的一部分,也是蒙古民族的神山。

罗跃忠认真观察了所有的灰雁,都没有看到佩戴卫星跟踪器的。他就在那里苦等;然而,直到太阳落山、月牙初挂,也没有等到“灰姑”。

但是,志愿者们始终没有放弃,周自然一直在线关注“灰姑”的动态。他通过“灰姑”活动时间和范围,断定“灰姑”是在巢中孵化。果然,5月12日,“灰姑”的信号出现在岸边,而这时,罗跃忠惊喜地拍到了两只灰雁溜宝宝的照片,虽然仍然不是“灰姑”家庭,但无疑是它们最近的邻居。只见湛蓝的天空下,枯黄的芦苇渐渐被绿色覆盖,七只小灰雁整齐划一,呆萌呆萌,雁爸雁妈一前一后呵护,一家九口其乐融融,让人不仅感叹:大自然对所有的生灵,都如此平等的眷顾。

网友直播罗跃忠的进展,始终被大自然的神奇感动着,看到他发出来的照片,周自然激动地赋诗两首:

万顷平波溢岸清,温巢新构远红尘。

蒹葭隔岁当帷幄,沼泥曲水阻人行。

一程委曲几人知,殊途未敢误归期。

温床春暖一月足,新生出壳乐颐颐。

千万里迁徙,一个月的孵化,一家子乐享天伦,这就是“灰姑”们的幸福生活。

“江山还要有故事,鸟入神湖水更灵”,塞外明珠的乌梁素海,因为有了这群真诚的人,有了这些神圣的鸟,变得更加圣洁,更加美丽。

摄影:罗跃忠(内蒙古)、王建民(天津)

岳阳要闻

综合新闻

文明机关

法治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