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岳阳频道

>

区县新闻

>

正文
排兵布阵战麻塘——岳阳县麻塘垸科学防汛见闻
发布时间:2020-07-23 16:16:20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

湖南日报·华声在线记者 徐亚平 见习记者 周磊 马如兰 通讯员 李月争 彭会

“这里有点浸水,快来看看!”7月22日10时许,岳阳县麻塘垸麻塘村防汛堤段,传来巡查人员李光荣的惊呼。一声吆喝,8名队员扑到现场,用锄头将浸水点挖深,查看情况,报告麻塘防指。技术员彭勇敢迅速到位,发现只是小型散浸:“回填卵石处理。”11时20分,完成压浸,众人松了一口气。

麻塘垸西濒洞庭湖,是岳阳县防汛主战场,历来为各级领导所关注。“国家防指来了2次,水利部来了1次,市委书记王一鸥、市长李爱武都来看过。”麻塘防汛县级责任人、岳阳县副县长胡秉阳说,目前麻塘垸还未出现险情。

为何今年平安无事?“这些年,在国家、省、市支持下,大堤加固加高了。”胡秉阳称,“以前大堤高程只有35米,宽不足5米;现在高程有37.4米,宽的地方达到14米。”

记者注意到,大堤外坡都用水泥、片石做了护坡。麻塘防指指挥长周兵指着内坡建筑物说:“以前出过险情的地方,都建了压浸平台。”

“这么安全,不需要防汛了吧?”记者开玩笑道。“那不行!”胡秉阳说,“麻塘垸大堤多为砂性土,水位高时,易出现海底浸,发现不及时形成管涌就麻烦了。”

“穿堤建筑物也是险点,水泥构件与泥土的伸缩系数不一样,水浸泡时间越长,建筑物与堤身交接处越危险。”麻塘水务站副站长赵兵说,麻塘垸12公里大堤共有7个闸口,每个闸口有6人轮班值守。已从事水利工作20多年的赵兵,负责中闸电排。

晚上睡哪?“机房。机器24小时运转,必须随时关注。”对于查看突发情况,赵兵有一套诀窍:看,摸,听。“看机器运转情况;摸机器、发动机的温度;听水泵轴转的声音。”赵兵告诉记者,“还要在闸口听,如果出现漏水,会有‘咚咚’声。”

从6号值守棚到7号棚,记者沿路看到近30条铺有砂卵石的导浸沟,宽80余厘米,高50余厘米,工整排列。一头连着堤身,一头连着水圳。碧野间,白鹭翩翩起舞,农民忙着补种水稻。

在中闸指挥所巡堤队伍中,巡查人员方和平身穿粉色防晒衣,格外显眼。“怎么只有您一位女性?”记者上前搭话。“我老公有事,但防汛是大事,不能缺席。他早上6时多就骑摩托把我送来,我也算‘代夫从军’。”方和平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头发,笑着说。

麻塘村值守大棚内,4张大床紧密摆放。李水洲侧躺着,看惊涛拍岸;李方伟平躺着,已进入梦乡;李普喜坐在床沿,正闭目养神;李科丰趴在床上,等候巡堤召唤……

“堤上可以睡觉吗?”记者问一旁的县审计局干部周能文。“就是要让他们睡!”周能文嘿嘿一笑道,“该休息时休息,该战斗时战斗!已有4个人在巡堤,1小时换一拨人。但我值班时不能睡觉。在麻塘,9个县直部门以‘1+4’方式驻守大堤,单位一把手24小时坐镇指挥,4名中层骨干轮班值守。”

麻塘防指还分设了6个分指挥所,实施层级管理。胡秉阳说:“防汛没有诀窍,就是要加强巡查,压实责任。”

“您觉得谁最有责任感?”记者问。

“县渔政局局长陈君辉。他身体不好,但克服病痛,坚守防汛一线,让我很感动。”胡秉阳说。

“年轻干部很吃得苦,每天‘黑’一个度。”麻塘村村委会主任李军撸起一旁的防汛干部黄晟的袖子,晒痕明显,手臂分成了黑白两个区域。

黄晟的小孩出生还不足两月,但汛情紧急,他只好将妻儿托付给70多岁的外婆照顾,自己上堤值守。“我老婆开玩笑说,儿子都快不认识我了。”交班后,他还要回防指处理办公室事务,偶尔才能抽空回家。

对所有防汛队员而言,这大堤又何尝不像一个婴儿?用尽心力,只为护它周全。


岳阳要闻

综合新闻

文明机关

法治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