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岳阳频道

>

脱贫攻坚

>

正文
凤凰涅槃第二春
发布时间:2020-08-03 10:16:55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徐亚平 龚茶林 童丹平

凤凰涅槃第二春

——平江县南江镇凤凰山村脱贫攻坚见闻

湖南日报·华声在线记者 徐亚平 通讯员 龚茶林 童丹平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7月25日,记者来到湘赣两省交界处,探访湖南省贫困人口最多的行政村——平江县南江镇凤凰山村。

离集镇约12公里处,汽车跃上一座名叫躁岭的高山,车窗外不是悬崖峭壁,便是参天古木。接连数十道急弯,令所有人头昏脑胀,随着山势逐渐升高,耳内开始嗡嗡作响。

越过山坳,眼前豁然开朗。占地2600多亩的大江洞水库,就像一块硕大的绿宝石,镶嵌在群山环抱的盆地中央,海拔970米的凤凰山半腰云雾缠绕,“周500里”、海拔1596米的天岳幕阜山浮游云端,若隐若现。

“每次翻过躁岭,重回凤凰山村,感觉就像回到了家乡一样。”曾在此地驻点扶贫两年半、至今仍定期前来走访的岳阳经开区扶贫干部游国光说。

凤凰山村由过去的长源、凤阳、中坪、山峰等4个贫困村合并而成,共有62个村民小组,1209户5109人。2014年,该村共有建档立卡贫困户724户2679人。贫困人口之多、贫困程度之深,全省屈指可数。

当地流传这么一个说法:“岳阳脱贫看平江,平江脱贫看南江,南江脱贫看凤凰。”

2017年,岳阳市委、市政府同时派出5个区,重点支持平江5个脱贫攻坚任务最重的贫困村,将凤凰山村这块“最硬的骨头”交给了岳阳经开区。

受领任务时,经开区党工委书记文春方说:“我们经开区虽然人员偏少,但一定会把对口帮扶凤凰山村当作最重要的政治任务,尽锐出击,全力以赴,坚决高标准完成任务!”

随后,该区召开党工委会议,文春方豪情表示:“五个区到平江包村扶贫,我们怎么办?一句话,争第一!”

很快,文春方便来到凤凰山村调研。在这里,他再次跟扶贫队员明确提出:“大家记得, 五区扶贫,我们要争第一!”

2017年4月初,岳阳经开区发动全区27家区直单位,加上13家市派驻单位,安排120多名副科级以上干部,与凤凰山村所有贫困户结成帮扶对子。3月14日,在区工委委员李兴吾带领下,游国光与何有成、李金鑫、刘兀3名驻村队员和1名专职司机一起,浩浩荡荡开往凤凰山村,开启了这段攻坚克难的扶贫之旅。

“不破穷关誓不还”

游国光今年48岁,身高1.81米,剑眉星目,说话时声音不算特别洪亮,但一字一句吐字清晰,气度沉稳。25年部队工作经历,锻造了他雷厉风行的作风和说到做到的果敢。

2017年3月初,时任岳阳经开区党群工作部部长郑德明突然找来游国光谈话,希望他能承担该区派驻平江县南江镇凤凰山村扶贫工作队的负责人。

“只要组织需要,我凭着25年军龄、26年党龄,坚决服从安排!”游国光不假思索,答复斩钉截铁。

“好!就是你了!” 郑德明右手在桌上重重一拍。

临行前,文春方交待游国光:“平江是革命老区,过去为中国革命做出过很多牺牲和贡献。对那里的群众,你要高看一等、厚爱一筹。”

经开区言行一致。近3年,区本级财政投入2300多万元扶助凤凰山村,支持力度甚至超越辖区扶贫投入,与其他四区相比也是名列前茅的。

初到凤凰山,游国光开展了为期一个多月的调查走访,然后用“老、库、边、山、穷”5个字来概括该村的特点。

穷则思变。革命战争年代,地处湘鄂赣三省边界的南江镇一半是苏区,一半是白区,凤凰山村人始终追随共产党闹革命;同仇敌忾,当地人也与国民革命军一起,在附近的九岭关隘数度阻击南犯长沙的日寇,同样作出过巨大的贡献与牺牲,全村共有684名在册烈士。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平江举全县之力在此修筑县内第二大水库——大江洞水库。村上的老人们至今仍记得,当时大约动用了周边数百里范围内的近10万民工,库区人山人海,施工全靠人力挖掘和搬运,持续修筑了近2年。

水库建成后,下游灌溉面积扩大到4200多亩,年发电量达到1200千瓦时。但凤凰山村同时至少失去了2600多亩良田,850多位村民因此移民。

2016年,大江洞水库又被定为平江北部南江镇、板江乡、上塔市镇的饮水工程水源地。眼睁睁看着2600多亩水域,既不能搞水上项目开发,还要限制周边的养殖业规模,当地人只好“望洋兴叹”。

过去,凤凰山村人“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被山外人称作丰衣足食的“小粮仓”,山外姑娘络绎不绝嫁到山里来。时移世易,现在只见山内的姑娘往外跑,不见有人回来。目前,全村30岁以上的未婚男子有144人,加上因贫穷而离异的64人,单身男子共有208人。

凤凰山村原本山多田少,山林面积超过总面积的94%,田土面积不到山林的1/10。前期的水库移民和后来的易地扶贫搬迁,导致迁入地的土地资源分配更加紧张。当地一位村民反映,原来人均有近1亩田土,现在减少到不足0.3亩。

错综复杂的矛盾,导致上访事件层出不穷。

目睹凤凰山人的贫困现状,重任在肩的游国光忧心如焚,夜不成寐。结合前期调查研究,他充分听取当地党员、群众代表意见建议,与驻村工作队和村支两委一起商讨扶贫方略,修订完善后提交区领导班子批准,出台了《凤凰山村脱贫攻坚三年计划》。

惟其艰难,方显勇毅。惟其笃行,方显珍贵。

驻村10天后,游国光触景生情写了一首打油诗,发表在朋友圈里,既是向区领导表态,也与队员共勉,同时也是向凤凰山村的5100多名干部群众表明心迹——

“南江桥上凤凰山,一路七十七道弯。扶贫道路虽艰险,不破穷关誓不还。”

鸟道变坦途

磴道盘且峻,巉岩凌穹苍。在访贫问苦过程中,当地落后的交通条件给游国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南江镇驻凤凰山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兼镇人大副主席李毅说,进出凤凰山的道路弯多路窄,每逢冰霜下雪天气,根本通不了车,要想带些生活物资进来,还得靠肩挑手提。

环库区的主干道还是一条机耕路,当年拍板修建的恰恰是现任经开区管委会主任、原平江县县长谢春生。6年前,谢春生曾在当地主持召开过一次现场办公会,那也是他任期内唯一一次在村一级召开现场办公会。会上当场拍板投入100万元修建环库路。

寒冬腊月,驻村工作队员冒着严寒到贫困户家里去走访,大山深处的冬天经常云遮雾罩,常常能见度不足10米,须得派一人在前方打着手电探路、照亮。要不是需要车载一些慰问物资,他们情愿步行走访。

村内62个村民小组,部分修了机耕路,有的还是尺多宽的羊肠小道。

长源片下破组有一段800多米的野鸡路,是周边5个组400多村民经毗邻的三墩乡小塅村下县城的捷径,当时仅仅容得下单车、摩托通行。因为山路崎岖,该路段每年至少要发生10多次摩托翻车事故,当地村民要求修路的呼声由来已久。

“大家放心吧!我来这里,就是为了修路的事。”游国光笑吟吟地答复村民。

找相关部门一打听,该组通往三墩另有一条主道,这条路不在计划之列。

游国光马上跑回经开区,找领导汇报。“你们只管修路,我们来筹措资金。没有专项计划,区里就全资投入。”文春方拍拍游国光的肩膀说,“你办事,我放心!”

不出半年,鸟道变坦途。

道路尽头的陈爹已达耄耋之年,身体仍然硬朗。竣工那天,他邀请游国光无论如何要去他家坐一坐。

摆上一些果品,陈爹颤巍巍地斟上一杯谷酒,感激涕零地对游国光说,他在这里生活了90多年,当地几代人日思夜想盼修路。今天,这个梦想终于实现了!“衷心感谢游队,谢谢经开区的领导,请你无论如何要喝了这杯酒!”

接过酒杯,游国光一饮而尽。酒液直达胃肠,暖流游走全身。

山深林密,路阻且长,该村魏家组接县道001的道路同样如此。行路难,致富更难。附近4个组近500村民苦不堪言。

人到中年,该组贫困户邹希平依然挣扎在贫困线下。前几年,他妻子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留下一双未成年的儿女嗷嗷待哺。

“既当爹,又当妈”的邹希平靠贩运鸡仔,勉强维持一家人的温饱,最大的障碍是山路狭窄,路滑难行,邹希平好几次摔倒在山路旁,鼻青脸肿,幸未造成重伤。

结对帮扶邹希平的谢春生第一次上门走访,让邹希平和当地村民吃下两颗“定心丸”。一是支持邹希平在贩鸡的同时发展养鸡,二是全资投入、全程硬化当地2.7公里组级公路。

为了帮助邹希平快速脱贫致富,谢春生每年支持他7000元左右的帮扶资金。年初提供鸡苗,年底回购大鸡,谢春生每年帮邹希平销售200多只大鸡,仅消费扶贫一项就达3万多元。组上的道路硬化后,邹希平的鸡仔贩运生意也做得更顺畅了,沿路百姓的心情也欢畅了。

在驻村工作队共同参与、积极争取下,全长6.8公里、总投资800多万元的环库路“白改黑”工程于2018年3月启动,2019年1月竣工,宽敞、平坦的柏油路一直铺到了当地的湘生茶果药旅项目基地幽良山上。

近3年,凤凰山村62个村民小组的村组公路全部得到硬化,硬化里程长达18公里,总投资600万元。其中,经开区专项投入300万元。

气爽体自轻,纵意驰坦途。村村寨寨的出行路通了,村民的“致富路”宽了,干群的“连心路”顺了。凤凰山人都朝驻村队员竖起大拇指:“经开区的干部,真扶贫,扶真贫!”

“越学越有味,越学越有劲”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人数多了,民情就会变得复杂。对此,游国光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每一项措施出台前,他都要经过深思熟虑,集思广益,科学决策;在推进过程中,他总能见微知著,身先士卒,将矛盾平息在萌芽状态。

2017年5月,凤凰山村举行支部换届选举,兼任镇党委副书记的游国光一同与会。会上,镇党委提名镇人大副主席李毅参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少数党员代表受人鼓动,率先发难,希望由本村党员担任第一书记。游国光一见风向不对,当机立断站出来。

“李毅同志在我们村上工作多年,他的政治素质、工作能力、人品德行、办事作风、公平公正,各方面表现怎么样?大家有目共睹,群众的眼睛也是雪亮的。如果不好,大家可以不选;如果认可,我认为应该支持!”

游国光的发言声如洪钟,分析入情入理,局势迅速发生逆转,大多数党员转而公开支持李毅。最终,李毅高票当选。

同年八一建军节前夕,凤凰山村组织该村近80名退役军人开会,其中包括6名对越自卫反击战参战老兵在内。会上,又有人提出组建退伍老兵协会,连会长、副会长、秘书长人选都“安排”好了。

游国光事先没有防到这一招。他首先肯定大家都为国防事业作出过贡献。马上提出,根据国家相关规定,没有经过有关部门审批,民间不能擅自成立退伍军人协会组织。

大家都是行伍出身,游国光还是团级干部,他的意见很快得到绝大多数与会代表认可。

在稳定大局方面,游国光再一次明察秋毫,不留后患。

作为一名部队转业军人、一位城里来的干部,他对涉农政策、法律法规的熟稔程度令人惊讶。游国光给出的答案是——“读原著,学原文,悟原理”,并一字一句抄录下来。

在游国光使用过的办公桌上,整齐堆放着13本A4纸张合订的手抄本。里面摘录的内容包括《党的十九大报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习近平治国理政》第一卷和第二卷、《习近平扶贫论述摘编》。

翻开每个手抄本,一笔一划工工整整,从头至尾无一涂改。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边学习、边摘录的?“从2016年6月开始的。近4年抄录的内容约有近80万字,用完的水性笔大概有五六十支,目前已着手抄写第14本。” 游国光说,“把《习近平治国理政》第二卷抄写完后还要抄写第三卷,乃至以后出版的习总书记原著。以后一直坚持下去。”

“当时,家人和朋友还有一些不理解,说是花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抄抄写写有什么用。”游国光神采飞扬地说,他的最初想法是像学“毛选”一样,通过学习原著,提高政治理论水平,用最好的理论武装头脑,指导实践。

“没想到越学越有味,越学越有劲。一天不抄写,就觉得不舒服。”他说,包括很多双休日和节假日,甚至逢年过节,他不分日夜,勤学、笔耕不辍。

“第一是有用,第二是有味!”游国光说, 通过学习系列原著,仔细体会其中蕴含的道理,开展工作方向更明确,思路更清晰,信心和底气更足了。

金凤腾飞,指日可待

爬上一道岭,翻过一座山,学校还在山那边。

凤凰山村分为4个片区,因为学生居住分散,集中办学既有家长的阻力,资金投入也存在困难。目前,该村每个片区仍保留有1所小学。

在长源小学,一位老师包揽一个低年级复式班,外加一个学前班,其中艰辛,可想而知。4校之中部分老师分别来自贵州毕节、本省永州、常德、浏阳,交通不便加上现状窘迫,萌生去意的不在少数。

简陋的砖混结构围墙、一栋陈旧的两层小楼、一块不大的水泥坪……这,就是有着“小西藏”之称的凤凰山村中坪小学。

26岁的特岗教师熊春艳,来自1436公里之外的贵州省毕节市,负责教全校的书法、音乐、手工、舞蹈课。

“报考这里时,我是有心理准备的。来了之后才发现,这里比我想象的还要穷。”熊春艳说,教室里没有一块像样的黑板,学生的课桌椅摇晃不定,5个老师挤在一张桌上办公,学校管理、教学常规资料全靠手写,更谈不上网络教学。

“要想阻断贫困代际传递,必须先从教育入手!”学校的困难现状,游国光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接着马上召开议教会,请来区、县、镇相关负责人,提出分两步走,一是联合市区学校实行对口支援;二是紧锣密鼓筹建一所寄宿制学校,实行集中办学。

首条建议很快得到落实。自2017年5月开始,岳阳经开区教文局明确区属“一中四小”(通海路中学、东城小学、八字门小学、北港小学、白石岭小学),跟昌江中学和村内的4所小学结成对子,陆续提供以下对口支援——

资助每所小学1万元,解决4校266名学生和17名老师的就餐及生活困难;

捐赠300套学生课桌、15套教师办公桌椅,共计80万元;

对4校每生资助800元,捐赠3万元图书,拿出2万元奖励优秀教师和学生;

为4校各配置6台教学电脑,价值3万元;为13个教学班配置教学设备“班班通”价值23万元……

资助过程中,何以不在凤凰山村范围内的昌江中学,也能获得60多万元扶持资金和扶贫助困物资?

有些人甚至认为,这就是扶贫领域的“跑冒滴漏”。

“凤凰山村没有初中,昌江中学450名学生中有150名来自我们凤凰山村,支持他们有什么不对?”前期作过充分调查的游国光理直气壮。

在这一点上,经开区管委会主任谢春生同样支持游国光。3年多来,他每年到凤凰山村调研、慰问时,都要去昌江中学走访一次,主动问需学校,帮助解决各种困难。

山区学校不单教学设备设施陈旧,因为人手不够,教师参加校际交流,教学观摩、研讨、培训的机会很少,见识也很有限。为此,游国光经常联系区教文局,促成“一中四小”与昌江中学、凤凰山村4校开展校际交流,城乡教师“师徒结对”,学生“换位体验”。

昌江中学教师邹妹玲说,经开区的对口帮扶,让更多老师有机会走出大山,学到很多先进的教学理念;熊春艳在学习交流过程中受益匪浅,被评为“全国优秀助教”。

解决了眼前困难,游国光又将目光投向集中办学。

集中4校生源,新建一所寄宿制学校,预算投资至少在1200万元以上。村党总支第一书记李毅告诉他,除了筹资困难,群众思想顾虑也不容小觑。集中办学,势必会增加低年级家长的接送难度,中高年级学生的寄宿、伙食开支,部分家长肯定会有抵触情绪。

地方党政和教育主管部门表示,只要村一级能统一群众意见,他们全力支持。游国光马上回区里汇报,区党工委书记文春方对他说:“你,只管放开手脚搞!”

游国光立马杀回村里,召开支村两委班子会,将意见征集任务分解到每一位党员干部和村民小组长。他带着驻村工作队员,逐家逐户上门,耐心倾听群众意见,陈述集中办学的好处,让表态同意的群众签具承诺书。

通过将近一个月的努力,超95%的群众思想工作做通了,极少部分村民还是有顾虑。

“时不我待,管不了那么多了。”游国光说,《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过半同意就可以实施,我们已经取得了足够的支持。”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区里率先拨来400万元,后期又追加100万元;县教育局表态支持740万元;镇村负责“三通一平”,约需投入700万元。目前新学校主体工程建设已经完工,配套设施建设正在抓紧跟进。

金凤腾飞,指日可待!

“我还想有一口鱼塘”

后山绿树葱茏,门前碧波万顷,一栋门窗油漆剥落的两层小楼矗立路边。

薄暮时分,肤色黝黑的吴杰勇穿着短衣短裤,趿着一双拖鞋,站在自家门前,神色悠闲地看着过往行人车辆。

厢房里,刚回娘家探亲的女儿吴小英,正和她已过继给兄弟的儿子吴奇志聊天。一旁,孩子的舅舅吴渊源,正兴味盎然地看着母子俩说笑。

堂屋后面走出吴杰勇白发苍苍的妻子汤梅香,手里拿着一些碗筷,边走边召集一家老小吃饭。凑近一看,餐桌上摆着热气腾腾、香味四溢的3样菜:一碟包菜、一钵黄瓜丝,还有一小碗辣椒炒肉丝。

这个小家庭看上去其乐融融,其实正被一层厚厚的阴云所笼罩。

“一家四口,非残即病。”村党总支书记王彪说,在凤凰山村,再也找不出比吴杰勇家更困难的户子了。

王彪介绍来意后,汤梅香端来一盘热茶,并热情邀请来客一起吃饭。

记者婉言谢绝了她的好意,说明只是顺路过来看看,让他们边吃边聊。

汤梅香说,2015年,她被查出患有“三高”: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还患有严重的冠心病,背着4个“定时炸弹”的她每天提心吊胆,需要长期服药。

儿子吴渊源先天性肢残,3岁时在户外被受伤的野猪攻击,送到医院缝了30多针,大脑神经也受到了影响,如今又患上了胸腺瘤,四肢轻软,医生诊断为“重症肌无力”,花了3万多元,也没有多大疗效。32岁的他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至今未婚,妹妹吴小英便将8岁的儿子吴奇志过继给他。

屋漏偏遭连夜雨。2018年,吴奇志经检查患上了肾炎,到湘雅附一、附二和省儿童医院都曾治疗过,每月去一趟医院,每次少则上万元,中途做了一次基因检测,花了3万多元。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7年,吴杰勇在湘雅医院确诊患上肺癌,随后做了肺部切除手术,进行了放化疗,不幸的是癌细胞还是扩散了并侵入大脑。之后,他又接受了伽马刀治疗,并辅助药物治疗,前后共花去医疗费用45万元。为此,他家不单花光了微薄的积蓄,还背上了沉重的债务。

“每盒4000元的药丸,治疗期间吃了9盒。”吴杰勇说,现在他仍然需要坚持按期服药。

这一家子是怎么样挺过来的呢?

吴杰勇说,多亏有政府关怀和岳阳经开区驻村扶贫工作队关心,包括“低保兜底”在内,他家现在享受了9项扶贫政策,治病方面享受“医保全免”、“特惠保”、“慢病签约”,经济保障方面享受“产业分红”、“移民后扶资金”等6项政策。

“基本生活保障没有问题!” 吴杰勇说,特别是在就医方面,原驻村工作队队长游国光关怀备至,不单经常为他家安排免费义诊,带来爱心捐赠,还动用私人关系,为他们到省城就医提供各种方便。

问及他们的心愿。汤梅香说,最大的心愿是早日摆脱病魔纠缠,一家老小都健康平安。

“我还想有一口鱼塘。”吴杰勇说,他还想在水库边挖一口鱼塘,报告已经送上去,估计批下来有点难度,“我想有一条自力更生的门路,不能长期依赖政府的扶贫政策。”

贫困户住上库区景观房

湖光落日两相和,潭面无风镜自磨。库区凤阳片地段,一片面积约11000平方米的高地凸入内湖,酷似一个天然形成的观景台。高地上建有11栋白墙灰瓦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房,肖略方等65户201名精准扶贫对象就住在这片依山傍水的“水库景观房”里。

晚饭时节,肖略方搬了一把木椅,坐在安置区过道上,怡然自得地吃着饭。他老伴同样端着饭碗在巷道里转悠,一边吃饭一边和邻居们拉家常。

“老肖,晚饭吃什么好菜呀?”王彪笑眯眯地和肖略方打招呼。

“鸡鸭鱼肉呗,还能有什么好菜?”肖略方也和王彪开起玩笑。

走进肖略方家,正屋一厅带两卧,上面还有一个等同面积的阁楼。附屋一厨一卫,另有一个宽大的房间,除了留足洗衣、吃饭的空间,还可以摆放一些农具、杂物。

肖略方夫妇现跟小儿子一起生活,一家4口人。记者赞道:“空间足,功能全,房子还不错哇!”

“感谢政府关心,住房条件还可以!”肖略方心满意足地说,过去住的房子,裂缝都寸多宽,墙体都有些倾斜,每逢刮风下雨,老是提心吊胆。

从肖略方家出来,沿安置区转了一圈。第9栋的外墙上有一块“建设工程永久性质量责任标牌”,上面标明这几栋安置房的建设开工时间是2017年7月,竣工时间为2018年7月。

王彪介绍说,凤凰山村的易地扶贫搬迁规模也是全县最大的。全村共有205户805人享受到易地扶贫搬迁政策,其中县城安置79户326人,乡镇安置23户63人,村级集中安置85户278人,村内分散安置41户138人,维修加固、旧屋翻新涉及186户512人。

安置区水库边上设立有2米多高通透式铁栅栏,栅栏上整齐悬吊着一长溜的玉米棒子。

栅栏外面的护坡上,南瓜、丝瓜、苦瓜等各种瓜果蔬菜生机勃勃。

护坡下面是水平如镜的大江洞水库。夕照自远山之巅投射过来,在水库中形成一条长长的光带,从水库对岸一直延伸到近处的护坡下面,宛若在水上铺就一座金色的浮桥。

凤凰涅槃第二春

对于脱贫攻坚,游国光有着清醒的认识:“民生保障是基础,基础设施和产业发展是两翼。”自入驻凤凰山村开始,游国光一直在留意,如何找准产业发展的突破口、发力点。

不久,他发现湖南幽吉茶业有限公司,正是他所要找的“突破口”。

2017年5月,他爬到海拔700多米高的基地实地察看,了解情况,可公司老总李光远却躲着不肯见面。

第一次打电话,话还没说两句,李光远就把电话挂了。

李光远是个很务实也很有个性的汉子,他不相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也不想将时间耗费在无谓的清谈之中。

过了10多天,游国光第2次打去电话约见李光远,说是帮他发展壮大有机茶产业。对方说要外出谈业务,又没有见面。

又过了四五天,游国光第3次打去电话,约他见面商量。这次,李光远不好意思再拒绝,但心里仍是半信半疑。

来到茶园,只见游国光一个人在茶山上转来转去。

“不是我要认识你,而是你三番五次要认识我。”首次见面,李光远态度并不算友好。

“对,是我三番五次找你!”游国光并不在意,接过话茬直抒胸臆,“如果我先帮你的企业发展壮大,然后由你带领凤凰山村的群众脱贫致富。你有什么困难?”

“缺钱!”李光远说,“山岭上是砂土,下雨天砂土流失,茶园冲毁严重,缺资金修建排水设施。”

过几天,岳阳经开区党工委书记文春方来了,一同前来的还有区工委分管扶贫的负责人以及经开区农业局、林业局、水利局等部门的专家。不久后,区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谢春生也来了。在山上,他们实地考察了茶园建设情况,现场办公为茶园发展提出指导性意见,为茶园改造制定科学实施方案。

没多久,100万元帮扶资金就打到了李光远的账户上!

对于游国光无惧流言蜚语,提出每年支持幽吉茶业公司100万元,南江镇党委书记李三军评价说:“有情怀,有气魄,有胆量!”

李光远这才相信,经开区的领导和扶贫干部并不是来这里“走秀”的。此后,游国光也经常出现在李光远的基地上和加工厂里。

天热了,游国光担心茶苗晒坏;雨天,游国光担心砂土流失;雪天,游国光又担心大雪冻死茶苗。听到游国光的问话,李光远心头热乎乎的。正因如此,他也拿出了十足的诚意,听从游国光的安排,将企业发展与凤凰山村的脱贫攻坚绑定起来。

李光远的公司规模进一步扩展,形成了生产、加工、销售一体的产业链。与村上贫困户签订务工合同,安排贫困户进园务工,男劳力每天140元,女劳力每天120元。

以2018年9月精准识别在册贫困户388户1341人计算,幽吉茶业公司,2018年为每户贫困户提供务工工资4639元,人平提供务工工资1342元。2016年至2019年共计发放贫困户务工工资500多万元。

如今的幽吉茶业公司,不单自身发展蒸蒸日上,还成了全村稳定脱贫的“定海神针”、助推乡村振兴的“起飞器”。

除了扶持龙头企业带动贫困户经济发展,根据凤凰山村的地形特点,游国光还在“果旅”产业上谋求发展,扶持贫困户联户开发山地种植果苗,发展绿色果林经济。

他协调经开区农村工作部给予产业发展技术和资金帮助,为2000亩油茶低改项目投入80万元,为全村果树种植项目投入50万元,引进胡柚、黄桃和板栗等果树种植。仅2018年3月植树节前后,全村就栽种果苗近800亩。

凤凰山村腹地有凤凰湖,集山水于一体,旅游资源丰富,也是平江全域旅游的“潜力股”。

2018年,凤凰山村从贫困村中出列。344户精准贫困户1296人脱贫。

近3年,该村曾先后多次迎接脱贫攻坚的国、省、市、县督查、验收,地方群众满意度高达95%以上。

平江县委书记汪涛高兴地说:“凤凰山的脱贫,经开区帮了大忙!”

南江镇党委书记李三军评价游国光说:“特别有情怀,特别了不起!”

凤凰展翅,一鸣惊人。

近4年,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朱永新,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原岳阳市委书记、现任贵州省副省长胡忠雄,岳阳市委书记王一鸥等均来过凤凰山村调研,对当地的脱贫攻坚寄予殷切希望,对已取得的脱贫成效作出高度评价。

2018年10月28日,游国光被湖南省委、省政府评为“全省脱贫攻坚先进个人”。岳阳经开区也从2017年起连续3年获评全市“五区对口帮扶”第一名。

2019年7月,经开区决定将全区的脱贫攻坚工作重担交给游国光。游国光不得不提前告别凤凰山村。

“凤凰山村的后续扶贫,仍在我的工作范畴。”临别时,游国光提出“三不”:不开欢送会,不接受宴请,不写感谢信和送锦旗。

当年8月1日,他在微信朋友圈里发表了以下一段饱含深情的文字,并配发了一张凤凰山村风景如画的航拍照片——

“今天正式离开了扶贫两年半的凤凰山(国贫县、将军县第一大贫困村),内心五味杂陈!真的,真的依依不舍!凤凰山的山水人情,是我永生难忘的财富。值得自豪的是总算没有辜负组织的期望、自己的初心、人民的期盼,兑现了自己两年半以前立下的誓言。通过两年半的努力,344户1296人顺利脱贫,凤凰山村整村如期退出贫困村系列。我,无悔我的第二春!”

紧接其后的是数百人的点赞和留言——

村民苏乐安:“凤凰山村人民诚挚感谢你!”

同事杨劲松:“转业不转志,退伍不褪色。保持军人本色在游部长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老乡“青春湘中”:“老家筻口还有几个村需要你,再来一个春!”

“两年半没顾家,奉献在凤凰山村。”游国光的爱人“六六”在后面点了一个赞。

一位战友赶紧接上:“嫂子的骄傲!幸福日子马上就到!”


岳阳要闻

综合新闻

文明机关

法治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