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岳阳频道

>

风云人物

>

正文
【纪念抗战胜利75周年】缅怀龚杰的传奇战斗人生
发布时间:2020-09-02 09:20:34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彭展

彭展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也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在这个特殊的具有纪念意义的年份,笔者回想起巴陵石化公司原岳化总厂组织部副部长、离休干部龚杰老人传奇战斗的革命人生,深切缅怀这位谦虚平和、德高望重的老革命。

龚杰1942年参加革命,亲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解放战争中,他作为中共代表团军事组成员之一,曾随滕代远等到南京梅园新村,为周恩来副主席绘制军事图表,接受周恩来、邓颖超的教诲;大决战期间,作为中央军委作战室的参谋之一,他在河北西柏坡和北京西山为毛泽东主席呈送情报,聆听毛主席的教诲;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中,他两次担任彭德怀元帅的参谋,并与毛泽东主席的长子毛岸英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15年前的200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那年盛夏,笔者怀着崇敬的心理,专程采访时年80高龄的龚杰老人,并查阅相关资料印证。那时候,龚老身板硬朗,精神矍铄,记忆良好,陈设简单的客厅案头,摆放着报刊杂志及《新四军、华东军区、华中野战军测绘简史》、《驾驭朝鲜战争的人》等史料书籍。老人回顾自己在战火纷飞年代的经历,依然记忆犹新,条理清楚。

抗大学习 两度前线抗日

龚杰1926年出生在江苏扬州的一个滨海小镇,从小和祖父生活在一起,爱学习,求上进。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和同学一起上街贴标语宣传抗日,组织募捐和上前线慰问。1941年冬天,日本侵略军践踏了龚杰家乡的小镇,侵占了他就读的江苏省立第三临时师范学校。他亲眼目睹了一伙日军在一个戴着小眼镜、手持军刀的小头目的指挥下抄家的经过。日寇实行“三光”政策,到处杀人放火,抢劫奸淫,无恶不作。国难家仇当头,16岁不到的龚杰想到的是投笔从戎打击日本强盗,保卫家园。

当年小镇上部队番号多,有新四军、战地服务团、游击队、保安团、保安队、保安旅等。当时新四军里的中国共产党未公开,龚杰面临多种选择。他看到国民党反动派部队到处欺压百姓,收取苛捐杂税,见了鬼子就跑,而新四军爱护群众,说话和气,打仗勇敢,还经常组织抗日活动,心里有了“准心”。1942年8月,16岁的龚杰毅然参加了新四军,在县里参加抗日战争。这次决择,影响了龚杰的一生。

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最艰苦的相持阶段,部队实行精兵简政,有一定文化水平的龚杰被选送到第三旅教导大队学习。后来大队与奉命到由江北渡江到苏南地区办学的抗大(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是在抗日战争时期,由中国共产党创办的培养军事和政治干部的学校)九分校合并,龚杰进入第三营八连一班学习,作为军政基层干部培养。

龚杰的的思想在进入抗大后有了新的提升。通过学习政治、军事和文化知识,听老师讲革命和抗日道理,接受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教育,他进一步懂得了革命道理,思想由先前的仅仅为穷人打仗、赶走日本鬼子的单纯观念,转变到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将推翻“三座大山”的任务进行到底的革命信念。尽管当时学习条件十分艰苦,进入隆冬季节才穿上一条半截棉裤,戴上用三块布做成的帽子,但龚杰刻苦学习,与同学们一起讨论学习和打草鞋。期间,抗大校园里共产党员的活动也令他羡慕不已。

龚杰在抗大期间,有两次与敌人正面交锋的经历。1943年春天,国民党反动派联合日伪军欲制造第二个“皖南事变”,纠集13个团大约4万人向苏南地区相当于5个团的特务团(当时抗大对外番号)和新四军16旅发起进攻。特务团因为抗大学员戴眼镜的、挎小皮包的和别钢笔的多,引起了敌人的特别注意。在参加“苏南反顽战斗”中的紫山一役中,因兵力悬殊,且武器简陋,战斗打得异常惨烈,有200多名抗大学员壮烈牺牲。当时拿步枪战斗的龚杰看到战友英勇牺牲,对国民党顽固派不抗日打内战的罪恶行径和真实面目有了清醒的认识,提高和坚定了革命思想觉悟。

紧接着,抗大九分校作为精锐力量,奉新四军军部“保证学员安全”的命令,被要求转移,渡(长)江北上继续办学。当到达曹甸附近时,龚杰和学员们遇上了汪精卫手下的伪军,一举将他们击溃。

在战斗中学习,在战斗中实践,抗大锤炼了龚杰的革命意志。两次战斗后,龚杰开始更多地学习作战。那时他还不知道,他的潜心学习,让自己以后有了机会为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等伟人尽责服务的机会。

1944年夏天,龚杰在抗大9分校毕业,毕业鉴定评价他“工作积极,可以担任测绘员、见习参谋”。临别时,排长李福找龚杰谈话,向他了解对中国共产党的认识,宣讲党与部队的关系,并说参加革命部队不等于参加党,共产党员是部队的先进分子。排长还关心地对龚杰说,入党要写申请书,以表示入党志愿。

排长的临别赠言,语善情长,打开了龚杰的心扉。他暗下决心,要革命,就要参加中国共产党;要入党,就更应该接受党的考验,积极向党组织靠拢,向党员学习,努力工作。随后,龚杰被分配到陈毅任军长、粟裕任师长的新四军第一师司令部测绘室担任测绘员。

1944年冬天,在随粟裕司令员率部向苏浙地区挺进,开辟苏浙军区行军途中,龚杰珍重提笔,写下入党申请书,请党考验他。当时苏皖边界一段无地图,部队要在那里打仗,苏浙军区测绘室奉命补测地区地图。龚杰和测绘室数名党员一同执行此项艰巨任务。

他深感荣幸,意识到这是组织对自己的信任,是考验自己的时候。由于苏浙边界是新开辟的战场,情况比较复杂,敌我态势犬牙交错。他们在部队掩护下,冒险爬山涉水,忍饥挨饿,不辞劳苦,每人徒步用一个讲义夹、一支铅笔、一个橡皮擦、一个三角板进行测绘,圆满完成了补测任务。

1944年冬天,龚杰调入苏浙军区测绘室工作。在艰苦的环境下,龚杰不怕死、不怕苦,一心一意完成组织交给的各项任务,他突出的表现多次受到部队首长的夸奖。1946年3月,他被任命为测绘组长。

由于克服困难,工作出色,经受了考验,龚杰加入党组织的愿望终于实现了。1946年4月17日,在江苏淮安城,由支部书记秦叔瑾、支委陈连庆两人介绍,龚杰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他更加严格要求自己,更加坚定了永远跟党走的信念。

梅园新村 周恩来夫妇探望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反动派悍然挑起内战。危急时刻,周恩来副主席不顾个人安危,毅然率领中国共产党代表团于1946年5月3日由重庆迁到南京梅园新村,继续与国民党进行停战和谈。

在10个月零4天时间里,作为中共代表团团长和与国民党谈判的首席代表,周副主席与国民党进行了针锋相对的谈判斗争,彻底揭穿了“美蒋”勾结,玩弄“和平”、挑起内战的阴谋及祸国殃民的罪恶行径,使美蒋完全陷于孤立境地,使中国共产党赢得了全国人民的拥护和世界舆论同情,出色地完成了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交付的光荣而艰巨的历史使命。

1946年6月初,龚杰由华中野战军司令部测绘室正式调到中共代表团军事组(当时还有新闻组等)任参谋。他与滕代远将军、范长江、吴青、顾念时等一同乘机来到南京,进入梅园新村。航行途中,龚杰思绪万千,周副主席为了国家的安定解放、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的大无畏气慨深深震撼着他,他既为自己能够到周副主席身边工作感到万分激动和荣幸,同时也感到责任重大,下决心一定要兢兢业业做好工作,也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

当时,在军事组,组长童陆生少将是军委作战局长,是周副主席谈判时的军事助手,组内另一名成员郝汀上校负责起草备忘录,龚杰的主要任务是绘制军事图表,并配合多方面搜集情报,掌握国民党反动派动态,分析他们的行动企图等。

那时候,中共代表团军事组人员少、任务重,工作不分白天黑夜,办公室就是宿舍。1946年7月,周恩来副主席在梅园新村举行记者招待会,手指龚杰等绘制的国民党反动派大举进犯中原解放区等地图,揭露蒋介石发动内战的阴谋。会后,周副主席表扬军事组地图绘得准确,很能说明问题。一些记者拍的照片成为珍贵的历史资料。

龚杰在那之前听说过很多周恩来副主席的故事,年轻的他对周恩来非常仰慕。因此,当周恩来第一次真真切切出现在龚杰眼前时,他更加被周恩来的伟人风范折服。在接受笔者采访时,龚杰说:“周副主席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气宇轩昂,特别是目光炯炯有神,非常吸引人。能在这样的伟人身边工作,我觉得非常光荣。”

在南京期间,龚杰亲眼目睹了周恩来对党和革命事业极端负责,总是不知疲倦、彻夜不眠忘我工作的情景,也感受到周副主席的谦和与关爱。比如,6年7月7日,周恩来在一张亲笔便条上称呼童陆生为“童局长”,“请将五师突围及其周围国军行动速制一图于明日下午一时交我”。

在梅园新村,因不习惯当时的高温,龚杰生病发高烧,但他还是坚持工作。周恩来得知消息后,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和夫人邓颖超一起到龚杰所住的办公室,亲切探望他。“那时当我知道中央首长周副主席来看望我这个小毛头时,心情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他态度非常亲切,我感觉就像是见到自己的长辈一样。”因为周恩来太忙,那次探望也是龚杰难得的与其面对面接触的机会。

因为国民党反动派撕毁协定,大举进攻解放区,1946年11月19日,龚杰和周恩来副主席同机返回延安,任中央军委作战局参谋。周副主席的言传身教和自己在梅园新村工作战斗的场景,从此留存在龚杰的脑海,成为他永恒的记忆。

转战西北 彭德怀言传身教

1947年3月,胡宗南进攻延安,龚杰与另外三人奉命到西北野战军司令部作战科,担任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的参谋。

龚杰清楚记得,1947年3月18日,他第一次遇到身材魁梧、穿着粗布衣服的彭德怀在延安的一个山头观察地形。此后,龚杰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两度在彭德怀身边工作,革命生涯再添记忆。

在西北战场,龚杰参与了青化砭、羊马河、盘龙镇和沙家店等几场大的战役。他们以2万人与国民党军队的25万人进行交锋,消灭了对方14000多人,取得了很大的胜利。战争艰苦,生活同样艰苦,彭德怀对自己要求很严,一去西北就取消了小灶,在吃住上和一般士兵没有什么两样。他有句名言;有盐同咸,无盐同淡。当时和彭德怀吃住在一起的龚杰受其影响,不抽烟、不喝酒,虽然吃的是小米、南瓜、黑豆,但也有滋有味。

龚杰回忆说,彭德怀爱兵如子,多次说过老百姓把自己的子弟送到战场上,一定要非常爱护他们。所以每次指挥作战,彭德怀都安排得非常周密,努力把伤亡减至最低程度。同时,彭德怀对部下也很亲切。有一件事龚杰印象很深:在一次战役中,他们缴获了一批新枪,龚杰跑上去围观时,被彭德怀看到。于是,他将一支本来是给警卫员用的驳壳枪交给龚杰,说给他用。龚杰高兴地接下了枪,领导知道后教育他,说用来保护首长的枪不能拿。龚杰跑去向彭德怀还抢认错,彭德怀笑着说:“小伙子,枪是给你的,你天天和我在一起,也就是保护我嘛!”

到1947年底,龚杰从西北战场回到中央军委作战一室任参谋。虽然西北战场的生活极其艰苦,但是因为能和彭德怀在一起学习战斗,龚杰觉得非常值得。

大决战时 两次面见毛泽东

1947年5月,中共中央选定河北省西柏坡成立中央工委。1948年3月23日,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副主席率中央军委前指机关东渡黄河到华北,同中央工委合并。

1948年5月,毛泽东主席率领党中央、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移驻西柏坡,在这个“解放全中国的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领导全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战略大决战,创建新中国的指挥中心。

在这次战略性的伟大转移中,作为中央军委直属机关成员,在军委作战局当参谋的龚杰,随同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渡过黄河,进入西柏坡。

在西柏坡,龚杰所在的中央军委作战部作战一室在部长李涛的领导下,为中央首长提供服务。龚杰当时主要负责周恩来副主席办公室的标图工作。

那段时间,龚杰每天早上去周恩来办公的地方,都看到他还在办公桌前戴着黑边框眼镜,拿着毛笔日以继夜地工作着。龚杰没有想到,在这个一共只有七八个参谋的“最小”司令部,毛主席和党中央指挥了举世闻名的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大决战。

也就是在西柏坡,龚杰第一次见到了他敬仰已久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1948年6月的一天,龚杰跟随处长江佑书送一份情报材料到毛主席办公室。见他们送材料上门,毛主席和蔼地打招呼,问龚杰“小鬼叫什么名字”,龚杰听后连忙回答。在问了一些情况后,毛主席鼓励龚杰“好好干好革命工作”。

与日理万机的毛主席的短暂的见面以及毛主席亲切的鼓励,使龚杰受到了莫大的激励。时隔47年后的1995年,龚杰故地重游西柏坡,赋诗感怀“作战室里月色白,窑洞窗前灯影红。先贤遗迹今犹在,革命风范世代崇”。

1949年3月23日,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由西柏坡出发,挺进北平。当年4月的一天,住在北京香山的龚杰又一次见到正指挥“渡江战役”的毛泽东主席。他再次陪同江佑书处长前往双清别墅送材料给毛主席后,毛主席还进一步向他们询问了有关情报情况。目睹伟人风范,龚杰感到无比幸福。此后数十年,龚杰一直珍藏两次面见毛主席经过,从来没有向他人提起。

北平解放后,龚杰进入中南海作战室任参谋。辗转的革命经历,一次次锻炼和考验了龚杰。

抗美援朝 与毛岸英结成革命友谊

1950年10月5日,党组织突然找正在中南海作战室工作的龚杰谈话,通知其准备“跟首长出差”。半小时后,龚杰乘车进入北京饭店待命。这时,总参谋部作战处处长成普、参谋徐亩元也进入北京饭店待命。

第二天上午,龚杰他们看见了时任西北野战军司令员的彭德怀彭总,才知道将要跟这位首长“出差”。再后来,龚杰看到了早已熟知的毛泽东主席的长子毛岸英(当时他在北京机器总厂担任党总支副书记)。龚杰回忆说,他认识毛岸英时,就觉得眼前这个高大英俊的年轻人长得和毛主席有些神似,说话比较少,非常谦虚厚道。

龚杰和毛岸英见面后,两人通过谈话都得知将一同跟彭德怀“出差”。当时,毛岸英28岁,龚杰24岁。1950年10月7日,龚杰陪同毛岸英去了中南海毛主席所住的菊香书屋。“毛岸英是准备向他的父亲辞行,但是毛主席当时不在。”龚杰回忆说。站在外面等的龚杰看见毛岸英提了个箱子和两支手枪出来。在回北京饭店的路上,毛岸英将一支手枪送给龚杰。“可惜那把枪后来留在了朝鲜战场上。”龚杰说。

1950年10月8日,永载史册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历史,有四件事都在那一天发生:毛泽东发布命令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任命彭德怀为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离开北京赴东北率领出国作战部队;志愿军的一个志愿兵——毛岸英被批准离开北京上前线。

当天上午7时,北京南苑机场,一批负有特殊使命的的人物:彭德怀及其秘书张养吾、警卫员郭洪光;高岗及其秘书华明;总参谋部作战处处长成普、参谋徐亩元、龚杰;机要参谋海鸥,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和几位苏联同志,一同乘坐一架“伊尔-14”型飞机,来到沈阳。

直到在10月9日召开的军区高级干部会上,龚杰才知道即将赴朝鲜参加抗美援朝战斗。那时,他感到此次出国的意义重大,佩服毛主席、周恩来的战略眼光,领会到什么是国际共产主义。最让他感动的是,新婚不久的毛岸英志愿报名参加抗美援朝,伟大领袖毛主席也支持儿子上前线。

1950年10月11日,在沈阳前往丹东的列车上,中国人民志愿军成立了野战指挥所。在丹东烈士陵园,龚杰用相机拍摄下身着朝鲜人民军军服的毛岸英和徐亩元、海鸥、张养吾、郭洪光的合影。

这张珍贵的照片,是一张证明毛岸英参加志愿军的照片。到了朝鲜后,龚杰将底片寄给当时在中南海照相科工作的侯波(著名摄影家)。没多久,侯波给龚杰寄了一张小样片,龚杰生前一直珍存。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正式到达朝鲜。在朝鲜战场上,彭总为掌握最前沿的情况,将指挥所与13兵团指挥机关合并,在离前线很进的地方组成志愿军司令部(也称“彭德怀作战室”)。在志愿军司令部,毛岸英担任彭总的翻译和机要秘书,龚杰担任参谋。他们一天到晚在彭总身边工作。彭总住里屋,他们住外屋。

在烽火连天的战场上,龚杰逐渐得知时年52岁的彭总尽管因多年征战,身患风湿病、胃病和痔疮等多种疾病,但仍服从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命令,在敌我力量悬殊的困难面前,带领志愿军官兵,发挥高超的军事指挥艺术,取得了一个又一个重大胜利。

在龚杰的记忆中,身处战场的彭总对毛主席和金日成元帅很尊重,经常起草作战电文,尤其是请示毛主席的报告,全部由彭总亲自起草。他对高级将领要求很严格,对龚杰等参谋部下很和气,常常提醒他们处理事情要细心,千万不能出错。

在朝鲜战场上,每天都有敌机不停地在上空扫射、投弹,而彭德怀不顾个人安危,坚持在前线指挥战斗。龚杰回忆说,1950年11月25日早晨,洪学智副司令员急忙来到彭总作战办公室,请他到山腰上一个防空洞内去办公,彭总不同意。平时与彭总说话比较随便的洪副司令员顾不上彭总发脾气,硬是拉着他就出门,和早在山腰防空洞等候的邓华副司令员一起,研究第二次战役打响的时间以及战斗打响后如何纵深穿插等战术。

两小时后,彭总叫秘书杨凤安到作战室去问问前线情况。11月25日当天,作战室里有成普、徐亩元、毛岸英、高瑞欣等人。龚杰因24日晚值班,回洞休息去了。

11月25日上午10点左右,敌人来了4架重型轰炸机,第一次飞过指挥所上空没有轰炸。但随后又听到飞机响声,成普、徐亩元到西门瞭望,毛岸英与高瑞欣在房子中间,成普见天空正落下许多白亮点,连忙喊“快跑!”话音未落,100多枚凝固汽油弹一下子就烧了起来,作战室被熊熊大火包围,毛岸英、高瑞欣两人壮烈牺牲。

彭德怀听到毛岸英和高瑞欣牺牲的噩耗后,沉痛万分,连话都说不出来。当天下午,彭总亲自起草电报,向毛主席报告毛岸英、高瑞欣牺牲的情况。

龚杰得知他两位亲爱的战友牺牲的消息后,化悲痛为力量,在作战室里继续冒着生命危险,忱戈待旦地工作。“毛岸英很有才学才干,和人相处又好,他的牺牲真是非常可惜。”当年,回忆历史细节,端详着自己珍藏的为毛岸英等拍摄的照片,龚老语音哽咽,眼眶湿润。

1951年5月,在朝鲜战场经历了5次大战役后,龚杰回到北京,但任中央军委军事训练部训练局参谋,1964年转业到地方,先后任南京第1101工厂副厂长、岳阳石油化工总厂(最初为“中国人民解放军2348工程指挥部”)工建处副处长、组织部副部长,1985年11月离休。

尽管在1959年的“反右倾”斗争中,龚杰受到错误批判,但他对中国共产党的信仰,对毛主席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敬仰从未有过丝毫的改变。他始终坚信党的领导,觉得自己受点委屈和冤枉算不了什么,把它当作是一种考验。1979年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军训部为龚杰平反。

离休后,龚杰积极参加关心下一代的教育工作,撰写回忆,对青少年和职工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向大家宣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改革开放的今天”的真理,希望大家勿忘历史,珍惜和平,永远跟党不断向前进。他多次受到巴陵石化公司及原岳化和岳阳市的表彰,并荣获中国石化集团公司授予的关心下一代先进个人奖章。

参加革命60多年,无论是在战争年代、社会主义建设时代还是在改革开放时代,龚杰都自觉接受革命意志的考验,坚守入党誓言,接受党的教育,始终不渝坚信党的领导,“永远跟党走”的决心从未动摇。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80周年的2001年,龚老回忆起革命经历,满怀深情地说:“实践和历史都已经证明,中国共产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我是在党的光辉照耀下成长起来的一名共产党员,在今后的岁月里,我将坚定不移地跟党走……”同年,在题为《终生坚守入党誓言》“党在我心中”征文中的结尾,龚老也曾感言:“我已是75周岁的人了,但是我的一颗不老的心永远献给伟大的党!”

2008年4月,龚杰因病医治无效,在长沙逝世,享年82岁。龚老逝世后,家属和组织遵他老遗嘱,就在长沙的一个殡仪馆简单开了追悼会,公司报纸和电视台也都没有发讣告。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老人,以一种平和淡定的从容离去,有如秋叶之静美,令人更生无限的敬意。老人虽然仙去,但他的英容笑貌,他的革命风范,都给后人留下难忘的历史追忆。

“我不是传奇,只是经历了革命的风风雨雨,包括抗日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在内的历史,是我们民族的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面对无数为国、为人类和平事业捐躯的先烈,我们更应该永远铭记他们的名字,珍惜今天幸福的生活……”这是15年前龚老所说的朴实话语。今天,我们回望历史,重温历史,缅怀英烈,继承传统,开创未来。

(历史资料图片2005年由龚杰提供。)


岳阳要闻

综合新闻

文明机关

法治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