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岳阳频道

>

脱贫攻坚

>

正文
“接力棒”传承济困情
发布时间:2020-10-20 11:01:58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徐亚平 周磊

“接力棒”传承济困情

——岳阳市政协驻平江庄楼村扶贫纪事

新湖南客户端·华声在线记者 徐亚平 见习记者 周磊

“庄楼村是市政协机关对口帮扶的点,我们要有信心,更要有决心,力争庄楼村高质量脱贫摘帽!”2017年2月27日,在当选岳阳市政协主席后的第一次党组会议上,徐新楚的话掷地有声。

会前,徐新楚找到了市政协办公室调研员、机关工会主席吴辉,提出了自己的希望:“你经验丰富,驻村帮扶工作队队长还得辛苦你来做。”

年过半百的吴辉有些犹豫,已经在一线干了4年的扶贫工作,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太想回归家庭了。

见吴辉犹豫不定,徐新楚只得使出了“杀手锏”:“你是姐姐,我刚上任,这项工作姐姐得帮弟弟的忙呀!”

徐新楚此话一出,吴辉拒绝的话梗在喉咙,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2月27日的会议,徐新楚宣布吴辉担任工作队队长的决定。成立了扶贫工作领导小组,徐新楚担任组长,市政协各副主席分别联点贫困户,市政协机关全体总动员,一对一帮扶。一个偏远的贫困山村与岳阳市政协就此结下不解之缘。

说起来,吴辉与贫困村的缘分,最早开始于2013年。那时,她被组织安排在平江县三市镇干新农村示范点建设工作。接到组织上安排的龙门镇万春村扶贫任务时,吴辉没有一丝犹豫。她知道,脱贫攻坚这场大战,少不了自己的一份力。

一边是锦上添花,一边是雪中送炭。吴辉两个镇来回跑,也是在那时她才知道,贫困原来真的会把农民推向苦难和深渊。

2015年3月,万春村顺利脱贫,吴辉又转战石牛寨镇孚西村。这是平江县最偏远的乡村之一,距离县城78公里。全村230户998人,散居在三条山沟里。村民世代耕种着贫瘠的山田,外出务工是该村的主要经济来源。

收拾行囊,来到孚西村,吴辉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走访。一个月内,她穿行在田间地头、坡上沟边,走进家家户户,嘘寒问暖。她脸上总是挂着笑,说话也没架子,村民们都亲切地称她为“吴姐”。

走访中,吴辉认识了贫困户汤赛(化名)。大家都知道,汤赛快30岁了,可他自己不知道。他只有四、五岁孩子的身高和智力,家里的小狗是他唯一的玩伴。

初见汤赛时,他正和小狗在屋里玩耍,脸上满是与他年龄不相符的童真。房屋破旧不堪,四面透风。吴辉心中不禁心酸,她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帮这个孩子!”

一诺千金。她自己研究政策,把能与汤赛对号入座的全部列了出来。首先,为他解决了低保问题,又申请了15000元经费帮助他家进行房屋改造。2016年,汤赛一家住进了加固修缮后的新房。汤赛的母亲漆群辉说:“如果没有吴姐的帮助,我做梦都想不到这些。”

为了让汤赛家能稳定增收,吴辉代表工作队送了100只鸡苗、2只黑山羊。这些成了一家人生活起步的基石。

汤赛每次看到吴辉来访,远远地就喊“姨则(阿姨,平江方言)”,飞也似地跑上前,扑到她怀里,就像孩子见到了妈。离开时,他都会不舍地拉着吴辉的手,久久不愿意松开,目送着吴辉走远,直到看不见她的身影。

漆群辉逢人便说:“我这孩子平时对谁都不爱搭理,但对吴姐是真的亲热,因为他知道,吴姐是真心对我们好。”

2015年12月的一天,天阴沉沉的,淅沥沥的雨中,夹杂着雪籽,北风萧瑟,吹得树叶沙沙作响。这样的天气,吴辉却撑着伞出门了。她要去察看正在施工的联组公路。

正翻山越岭时,村民艾邺君骑着摩托车从吴辉身边经过,朝他大喊:“吴姐,上车!我带你一程。”吴辉欣然答应,熟练地跨上了后座。

不料,翻山上坡时,因雨雪天砂土路面打滑,摩托车有几次冲到一半就往后滑。尝试了几次后,吴辉刚想劝艾邺君放弃,说走路算了,一瞬间,车连人翻了三个跟斗摔到了山脚。吴辉后脑勺先着地,当时就昏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吴辉隐约听见艾邺君“哦得了,哦得了”地哭喊。她睁开眼睛,看到有重影的艾邺君,又闭上了眼睛。缓了一会,吴辉摸了摸头,鼓起一个大包,还在流血。

艾邺君看到吴辉醒来,这才停下了喊声,只抽泣着:“吴姐,你怎么样?”

“我没事,你别哭了。”吴辉艰难地爬起来,眼冒金星,却还蹒跚着往工地走。艾邺君劝又劝不动,只得搀着她,一起慢慢前行。

到现在,吴辉想起当时,仍心有余悸。她说:“当时心想,如果就这样摔死在路上,也要看着这条新修的路。”

到工地时,吴辉步履蹒跚,一身湿漉漉的,还掺杂着血水。正在修路的村民见此情形,都吓坏了,急忙打来热水给吴辉擦洗。见吴辉伤势严重,时任村长艾特强开车把她送到了镇上的医院。

“要先做个脑部CT检查一下。”医生说完这话,又将吴辉上下打量了一遍,“你年纪也不小了,头上出血可不是小问题,我建议还是到长沙的大医院去做检查。”

吴辉一听,急了,这一来一去得花费多少时间。她急忙说:“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不用去长沙。”

看着还是有点犹豫的医生,吴辉又道:“没问题的,别担心。就算出了问题也不要你负责。”

医生无奈,只得帮她安排各项检查。幸好,颅内没有淤血,只有外伤。医生也舒了一口气:“万幸!摔得一身伤,脑壳里还没有淤血,吴姐,你真是做多了好事,有福报。”吴辉笑着谢过,领了几盒口服和外擦的药,回到村里休息了3天,也没有告诉单位和家人。

2017年,孚西村整村脱贫。56岁的吴辉功成身退,本想着可以在退休前过几年清闲日子,却被徐新楚又“忽悠”到了庄楼村。

初到庄楼,吴辉是从岳阳市区出发。坐上两个多小时长途汽车到平江县城,再马不停蹄换乘城乡客车、摩托车,颠簸70余公里的急弯险路,才于重峦叠嶂间,隐约窥见山水古村庄楼村的真容。

这让当时的她贴了好几副膏药,才缓解身体的疼痛。

庄楼村贫困程度深,117户贫困户蜗居在深山里,年轻人大多出去打工,剩下老弱病残留守村庄。党组织软弱涣散,在村民眼里,村干部不干事;在村干部眼里,村民不配合。

听到吴辉的汇报后,徐新楚带着罗乐平、黎四清、李平、孔福建、秧励、欧江平、张群望等20多名市政协领导和中层骨干,杀进了庄楼村。

36个村民小组组长、老党员、新党员齐聚一堂,徐新楚跟他们面对面交流,了解村里情况,听取他们对庄楼村发展的建议,对扶贫工作队的意见和看法。

起初,面对这些城里来的干部,大家都还放不开,支支吾吾,不大愿意谈。徐新楚只得逐个击破,先找前任村支书。“您是老党员,还是要退岗不褪色,继续发挥自己的力量,协助工作队搞好村里的发展工作。”徐新楚的话如绵绵细雨,滋润着老党员们的心,让他们又找到了存在感。

看到徐新楚像拉家常一般亲切,大伙都你一言,我一语,打开了话匣子。

从大家的反馈中,吴辉得知,最困扰村民的就是路。不到1米宽的碎石路上,村民们靠着肩挑手提进出,还有小孩背着书包摸黑上学。吴辉心中暗下决心——修好路,是她与工作队给村民的第一个承诺。

春去秋来,队员们四处奔波,磨破嘴皮,跑穿鞋底,筹措到200多万元,修成了5公里长、4.5米宽的水泥路,架起了一座安全系数高、承重力强的太平桥,实现了庄楼村民路通到家门口的夙愿。夜晚,配套建成的190盏太阳能路灯一一亮起,点亮了整座山村。

路修起来了,村民们心里明白,工作队是来干实事的。渐渐地,大家也愿意配合工作,有什么需要村民参与的,都是争先恐后,唯恐没有出力的机会。

2020年8月底,已经退休的吴辉趁着天气好重回庄楼村。贫困户胡朝辉的母亲李细柳拽着吴辉高兴地说:“以前天一黑就不敢外出,现在每天傍晚我都要去村民广场锻炼。”

而在2017年,李细柳每天都愁得想哭。家中老房子破败不堪,没有厕所和厨房,甚至连像样的家电都没有。要养育未成年的孙子,胡朝辉只能外出打工,生活入不敷出。

胡朝辉是岳阳市政协副主席秧励的结对帮扶对象,他多次前来走访,送钱送物。在工作队和支村两委的帮助下,李细柳住进了外贴瓷砖、内设厨厕的新家,政协干部、委员们还送来冰箱、彩电、洗衣机、烤火炉和木床。2017年,李细柳家脱了贫。

2019年年底,秧励到李细柳家走访慰问。众人拉家常时,李细柳言语中透露:日子好过了,想小小地庆祝一下明年8月27日的80岁寿辰,邀请秧励前来。受老人喜悦的情绪感染,秧励没有过多思索,满口答应:“到时一定来为您老祝寿!”

不料,2020年的一场疫情把所有人打了个措手不及。再加上夏季防汛工作,秧励忙得晕头转向。他总惦记着8月27日这个日子,悄悄地翻看过几次日历,暗暗地谋划安排工作,不让重要工作冲突了。他心想:“为了这个承诺,怎么也得去。不能让80岁的老人失望,伤及老百姓的信任与期待之情可不好。”

8月27日,天公作美,风和日丽。秧励如约来到了李细柳家。在深圳打工的儿子胡朝辉上周二就请假提前返乡了;孙子胡洪根也告假,从东莞打工的厂里提前返回,翻修一新的小砖房充满着喜悦热闹的气氛。

看到秧励的到来,李细柳笑得脸上的褶皱都堆到了一起,急忙请他入座,又是端茶,又是递零食。秧励一一接过,送上了生日蛋糕,还给老人包了个1000元的红包:“祝您健康长寿!”

小歇一会,秧励便要离开。老人紧拉着他的手:“马上要吃饭了,在这吃几口乡下土菜。”公务缠身的他只得笑眯眯地解释:“下午还有事,要尽快赶回去呢。”

离开李细柳家,汽车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爬行。欢声笑语犹在耳畔,回想到胡家以前的场景,秧励不禁心想:“这趟来得真值!”

李细柳也逢人便道:“扶贫扶到了我们的心坎上!”

2017年2月11日,庄楼村时任村支书邓伟一晚没睡。听说岳阳市政协主席、市脱贫攻坚指挥部总指挥长徐新楚率队进村,第一次就要召开现场办公会,他兴奋不已。

原来,邓伟一直想在庄楼村修建一个公墓,帮寓外乡友实现落地生根的愿望,从根上改变村民过去办丧事的陋习。过去村民自己找地修墓穴,在家办丧事,不仅耗费大、扰民,邻居间为修墓地还闹过不少矛盾。修墓上互相攀比,看谁家修的祖坟大、占地宽、花钱多,这些都是村民内心说不出的苦。

庄楼村位于石牛寨镇西部,临近国家AAAA级景区石牛寨景区。村里要修公墓得到了石牛寨镇的支持。但村集体收入有限,加上镇里的财务支持和在外乡贤的资助,规划建成占地30亩的九曲公墓也只勉强修了一半。

会上,邓伟代表支村两委提到了他们经多年努力仍未完成的公墓项目。徐新楚决定留宿一晚,第二天一早就去九曲墓地考察。

2月13日,徐新楚率吴辉一行,来到公墓调研,并请来县民政局的专家。九曲公墓由于建得特别早,在规划、标准统一上存在一些问题。而专家提出,建设公墓要加固、平整新建部分的沙土地,还要进行功能分区,实行公墓标准化建设,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等。

徐新楚第二次进村时,13时许吃完午饭,直奔九曲公墓山,现场讨论规划设计、区域划分、环境整治等问题。吴辉将他提到的问题用笔一一记录。

“公墓没有办事大厅,村民没地方办丧事,还是不行……”有一天,徐新楚半夜12点打来电话。吴辉彻夜无眠,要建办事大厅,资金从哪来?

三进庄楼村,徐新楚给吴辉吃下了一颗定心丸。徐新楚带来了好消息:为了建好公墓,岳阳市政协、市国土资源局执法监察支队各支持20万元,光大银行岳阳支行支持10万元,市民政局落实扶持资金20万元。

石牛寨镇党委政府也被激发起了信心,与省民政厅对接,将庄楼村公墓山建设纳入项目笼子,争取资金支持。

带着群众的期盼,一座标准化的公墓建起来了,物件一应俱全的办事大厅拔地而起。公墓建成后,不少村民主动放弃豪华墓,选择死后在办事大厅“做道场”,安葬在公墓山。

墓园入门就是一条宽阔的大道,园内新栽了青松翠柏,微风过处,树叶摩挲,沙沙作响。下车,走两步,就能看到九曲公墓办事大厅。办事大厅加前后坪占地近三亩,上下两层,一层是吊唁厅,二层为餐厅,能同时容纳200人用餐,设备齐全。

一天,村民胡能厚找到邓伟,要求拆出自己早年前建好的墓穴。大墓轰然倒塌的那一刻,老人眼神黯然,低着头默默无言。邓伟拍了拍胡能厚的肩,老人回握了一下他的手,说:“百年后我就葬在公墓山,能节约一块菜园地,也能少花点办丧事的钱,为子孙后代留点财富,作个榜样。”

虽说是老当益壮,但终日的奔波劳累和心理压力,还是让年近花甲的吴辉开始觉得身体有些吃不消了。向组织汇报情况后,徐新楚决定增派力量,给吴辉搭把手。

2018年11月2日,秋意正浓。徐新楚带着市政协机关和后盾单位的干部们来到庄楼。走访完毕,一行人在石牛寨镇政府召开庄楼村脱贫攻坚推进会。

“当前,庄楼村扶贫工作任务紧迫,吴辉同志身体不好,需要加强力量。”会开到一半,徐新楚转过身,问随行的市政协办公室干部周雄刚:“组织上想派你过来,你有困难吗?”

周雄刚愣了一秒,迅速接过话头:“没有困难,坚决执行!”就这样,庄楼村又注入了一股新力量。2019年4月,人居环境整治任务也压了下来,双攻坚意味着时间更紧、任务更重。吴辉申请:让年轻的周雄刚担任队长,自己协助他,甘当绿叶。

贫困户李建初是周雄刚的结对帮扶对象。李建初的妻子早年去世,儿子服刑,媳妇出走,留下12岁的孙子李东城要抚养,还要照顾有智力障碍的女儿,日子过得艰难。

第一次见到李东城时,他唯唯诺诺,性格内向,看到来人头都不敢抬,周雄刚十分痛心。周雄刚经常去李东城的学校看望他,拜托老师好好照顾。随着家里建了新房,养鸡增加了收入,李东城也不用再操心学费。他知道这位周叔叔是真心关爱他,渐渐地,愿意多说几句话了。

2019年暑假,岳阳市留守儿童夏令营马上要开始了,周雄刚知道后立马联系,争取到了一个名额。得知可以去大城市,李东城的眼神中闪烁着光芒。一瞬间,又熄灭了。

周雄刚知道,这个懂事的孩子八成在担心花费的问题。他拍了拍李东城的肩膀,说:“路费、住宿费都是主办方解决的。你开开心心去,见见世面,也多交些好朋友。”李东城这才开心了起来。

那是李东城第一次走出大山,走出石牛寨镇。

最初,周雄刚听不太懂平江话,李建初也不懂岳阳普通话,两人交流有时还需要村支书艾双辉“翻译”。如今,周雄刚已经能顺利地跟李建初交流了。李建初总是说:“多亏了扶贫干部,这孩子啊,现在外向多了。”

说起周雄刚,很多村民都知道他和儿子的约定。约定的起因,是一封信。

一天,完成了白天的工作,周雄刚回到驻地,浑身像散了架般,疲惫不堪。洗漱完毕,他又开始整理工作笔记,写驻村日志。

23时许,手头的事情做完了,周雄刚才想起来与妻子袁樱花的约定——每晚10时视频。

袁樱花是岳阳市十五中的英语老师、高三班主任,每天早出晚归,还要照顾正在读高三的儿子。“怎么这个时候才想起我们,明天一大早还要上班呢。”视频那边,袁樱花已睡眼惺忪,话语中略有责怪之意。

“对不起对不起,才写完工作笔记。”周雄刚连连抱歉,又道,“儿子睡了吗?我想跟他聊几句。”

袁樱花一边叫来儿子,一边嗔怪道:“只记得宝贝儿子,放心吧,他乖得很。”

“老爸,你在那边还好吧?你不用担心我,自己注意身体就行啦。”周雄刚的儿子接过视频,压制住对父亲的想念,懂事地说。

“谢谢崽,你把学习搞好的同时还要照顾老妈哦。”匆匆聊了几句,周雄刚便催促儿子去休息,又开始叮嘱妻子,“你千万要重视心脏问题,要在包里、办公室里放救心丸,最好还在讲台的抽屉里放一瓶,告诉学生万一你有什么问题,赶紧给你喂药。”

“好的,都听你的,早点休息吧。”听着丈夫絮絮叨叨的关心,袁樱花不禁笑出了声。

周雄刚应声道:“好。儿子学习忙,我就不同他视频了,争取每个月给他写封信。”

第一封信最难写。

写了两三页纸,周雄刚发现所写都是啰啰嗦嗦、不知所言,心想,还不如来点实在的激励下他。于是纸上出现了这样一段话——

“我们父子俩都面临着人生中的一次大考,不同的是你在教室,在高考考场;我在农村,在扶贫战场。考试的内容、方式不同,但我们都要付出最大的努力,争取最好的成绩。希望我们都能在人生的大考中交出满意的答卷,实现我们父子俩的约定。”

想着儿子看到信时的表情、感受,想象着他考上理想大学后向自己报喜时的情景,朦朦胧胧中,周雄刚进入甜美梦乡。

5月31日一大早,周雄刚来到村部。村干部艾晚平就疑惑:“你怎么还没回岳阳?”

“我为什么要回岳阳?”周雄刚有点摸不着头脑。艾晚平无奈道:“小孩只有几天就高考了,怎么样也要回去陪下呀!”

周雄刚恍然大悟,连声道谢:“谢谢关心,再过两天,等要考试了我再去请两天假。”

6月底,周雄刚收到了喜讯——儿子考上了武汉科技大学!工作队队员、村干部和周边村民纷纷前来道喜。这个月,周雄刚也因扶贫工作突出,被提拔为四级调研员。

父子俩,都交上了一份喜人的答卷。

7月,周雄刚在驻地盼来了妻子和儿子——这是他们第一次来庄楼村“探亲”。袁樱花刚下车,周雄刚便看到她脸色不好,知道她晕车了。3个多小时路程,几十里山路弯弯,以她的身体状况晕车也属正常。

都准备好接受妻子的抱怨了,没想到,袁樱花说的第一句话却是:“没想到你这么不容易,你辛苦了。”

袁樱花的说话声是哽咽的,眼眶是通红的,眼神是炙热的,周雄刚一瞬间心里五味陈杂。只得强压下情绪的跌宕起伏,咧嘴一笑道:“多谢老婆大人表扬鼓励,我已经习惯了。”

晚上,夜深人静时,夫妻俩讲着悄悄话。袁樱花笑盈盈地说:“今天听到村干部和老百姓都说你好,我很开心。儿子也私下里跟我说,老爸真棒。”

2019年9月,由于工作调动原因,周雄刚调回了单位,市政协干部李伟接过了接力棒,成为市政协驻村帮扶工作队第三任队长。吴辉仍旧充当绿叶。

在工作队队员们的积极参与、共同努力下,庄楼村落实危房改造23户,正式告别了危房时代。工作队还筹资120万元新建安全饮水工程,修复山塘堰坝8口,村民从此喝上了好水。

村民服务中心对面的山坡上,整齐排列的光伏板,在炎炎烈日下散发着耀眼的蓝光。从光伏发电站出来,沿着宽敞的村道行驶约2公里,就能看见漫山的油茶。光伏发电和油茶林等产业扶贫项目,前期已为全村带来收益10万多元。随着两个项目的逐步成熟,后续增收预计每年可达15万元以上。

对于这些工作成效,吴辉常说:“我们的工作,有人盯着、催着呢。”

原来,徐新楚雷打不动地,每月要来一次庄楼村,来一次就要看改变、问成效。从油茶基地下得山来,会经过路旁一幢略显老旧的砖瓦房时,村民都知道:“这是胡黄君家,他是徐新楚主席的结对帮扶户,家里出了个了不起的大学生。”

胡黄君65岁了,2015年因中风致瘫痪而丧失劳动力,儿子胡初贵常年在外打工。胡初贵的妻子李敏是个精致的中年女人,2017年上半年,徐新楚跟他家结对时,胡初贵的儿子胡威正面临高考,每次见到胡威,徐新楚都会鼓励他放松心态、认真备考。

当年,胡威以全县理科第四名的优异成绩,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行器设计与工程专业。在胡威的眼里,徐新楚是个大领导,是个很和善的人,每次放假回家,他都邀胡威去他家去做客。

2020年9月初,胡威即将步入大学。他去徐新楚那里拿学费时说:“我下半年准备报考北航的研究生,学成后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徐新楚欣慰地笑了。

2018年小年前一天,雪后泥泞,徐新楚按例率队到庄楼村慰问贫困群众和扶贫干部。刚一下车,周雄刚便发现徐新楚身体状态不好,脸色苍白,走路都有些趔趄。周雄刚忙问司机小谭:“徐主席怎么了?”

小谭答道:“他昨晚肠痉挛、胀气,肠梗阻发作,疼痛难忍,几乎一夜未眠。”

周雄刚心惊,忙找机会偷偷跟徐新楚说:“您身体这么不舒服,要不先去村部休息一会,或者把流程简化?”

“没关系,我忍得住,一切按原计划进行。”徐新楚一口回绝,还是按计划看望慰问了4位老村干部和贫困群众,又召集镇村两级干部和工作队队员碰了头,要求大家务必确保贫困群众过好年。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周雄刚感慨万千:“一个正厅级领导,一位年近花甲的长者,如此挂心扶贫工作,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用心呢?”

吴辉听说后,倒是不怎么惊讶。徐新楚的认真,她早已“领教”过。有一次,徐新楚在北京开会,几乎没有时间处理其他的事。但他牵挂庄楼村的情况,半夜12点还打电话给吴辉,询问情况。

吴辉接到电话,又是不解,又是紧张。徐新楚一口气交代了五、六项工作,吴辉连忙找纸笔,一一记下。挂掉电话后,吴辉又写写画画,一夜都没有睡着。

此后,工作队队员们都学会了一招——随身携带纸笔。

2017年4月19日、5月12日、5月19日、6月29日、10月27日,连续6次党组会,庄楼村扶贫工作都列入了市政协党组的议题;2018、2019、2020,市政协党组、市政协机关党组,甚至党支部的会议记录本上,都少不了三个字——庄楼村。

2020年7月26日,农历六月初六,这是吴辉永远忘不了的日子。当天,是她的60岁生日。

村干部、村民围着她,生日蛋糕上烛光闪烁,映衬着吴辉的脸,还有噙满泪水的双眼。若隐若现的光影中,她仿佛回到自己刚到庄楼村的情形——

有不理解的村民,扯她的衣服;有破罐子破摔的贫困户,生下残疾孩子往她床上扔;有受天灾影响的村民,对着在路上走访的她破口大骂。心里委屈时,她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躲在被子里大哭一场;心理压力很大时,她就跑到大山里去,大喊几声。第二天,又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当中……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众人的歌声又将吴辉拉回现实——

达到退休年龄的她,即将离开庄楼村。“算是以这个特殊的生日为这1000多个日日夜夜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吧。”她这样想。如今,她和村民,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大家舍不得她,她也舍不得这群质朴的人……

8年多时间,她就这样穿梭于平江的3个乡镇、8个村庄,竭尽全力付出,不求回报。2017年,吴辉被评为“湖南省百名最美扶贫人物”;2020年被评为岳阳市第二届“忧乐精神典型人物”。

若问,最遗憾的事是什么?她觉得,唯一的遗憾就是没好好陪过家人。

2017年1月,吴辉的母亲突发中风,偏瘫卧床不起。作为长女,她理应在母亲身边照顾,可村里工作实在丢不开,她只能安慰好不能言语的母亲,先请保姆照料。

2020年端午节,吴辉的父亲84岁生日。她终于抽空,回了一趟家。看到吴辉,老父亲高兴极了。吴辉唤了一声“爸爸”,又要给他几百块钱买水果吃。谁知,父亲刚接过钱,便突发脑溢血倒地去世。吴辉顿时慌了:“刚刚还笑着呢,前后不到两分钟……”她的眼泪止不住地流,难过和悲痛笼罩着她。她想到自己平常对父母的疏于陪伴,恨不得打自己一顿。

可若问,后悔吗?吴辉还是会摇头。她说:“有很多人问我,是什么力量让你能舍家坚守8年?我认为就是8个字——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这份初心,让我力量不竭;这份使命,让我坚持不怠。”

8月10日,处理完“迎国检”的工作,吴辉完成了使命,收拾行囊离开了庄楼村。走时,现任队长李伟向她保证:“吴姐,您放心,这根接力棒我会握得紧紧的。”

吴辉想,这下,可以陪一陪就快不认识我的孙子了。


岳阳要闻

综合新闻

文明机关

法治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