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岳阳频道

>

深度报道

>

正文
我不能丢下她们不管——湖南省龙源库区百年特大山洪之夜救人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5-06-30 22:31:11   来源:华声在线岳阳频道  作者:肖荣华

龙源特大山洪的夜里,他本可以及时转移,却身陷困境,大家不顾安危齐心准备营救他,到处洪水汹涌.....绝境中,他奋勇逃生,历经几次生死。刚刚看到生的希望,疲惫不堪,夜色的狂雨中,他发现还有人被困,决然主动前去营救。大灾之夜,谁都没有放弃谁,山村里演绎着生死不离的真实故事。

 

2015年6月1日晚,湖南省湘北地区突降大雨,多处受灾,临湘市龙源库区遭百年特大山洪,4人死亡,多人受伤,山体到处是塌方和泥石流,公路中断,通讯中断,电力中断。库区受灾最严重的是龙源村。人们还在睡梦中,凌晨三点多到五点时间内,龙源街3米多高的洪流卷着竹木、泥石,从街头狂冲过街尾……一里多长的街道成了河道,一片狼藉,满目疮痍,惨不忍睹,路面水泥板翘起一人多高,学校围墙全垮了,桥也垮了,房屋垮了10幢,损坏30多幢,街边楼房一楼的东西全部被冲走,房内淤泥高达80公分,街面车辆全报毁。龙源这样大的洪灾,深更半夜,龙源整条街道没死一人,真是个奇迹!

赶紧营救,沿河还有人没撤出来!

这天是农历十五,凌晨三点左右,天有一点麻麻亮,洪流悄悄来了。倾盆大雨中,远处街面依稀传来手电光,有规律晃动着,地点却没动。沿河房子里还有人没撤出来,村主任张勇的心提到嗓子眼,因隔得太远,心急如焚的他也拼命摇晃着手电光,喊破嗓子,听不见对方一丝声音。此时,老屋队街尾大部分人,陆续撤到高坡上的屋场。

当晚的雨,从十一点多就没停过,村书记潘梅芳睡下又起来,看着雨,揪着心,深夜二点多叫来村主任张勇,一起察看河水,河流混,水急,涨得猛,与以往阵势大不同,他要村主任快去拿锣,两人骑着摩托车,冒着瓢泼大雨,毫不犹豫冲向黑夜。从潘家到钟家铺,从肖家至刘家,张勇一边打锣一边大喊。刘家屋场大,屋多人多,街道与河仅一屋之隔,为确保每家都有人醒来,两人分别负责上街和下街,各带村里的联防队员,家家敲门,直到把人喊起来。大撤退的人就是这样出来的,总共撤出了400多群众。

“鲁旭阳冒撤出来!我老公!”刘燕辉带着哭腔说,所有的人惊愕,顾不上刚突然撤离的惶恐,开始想办法,纷纷在雨里四处找竹子,忙着扎竹排,抢时间就是抢生命。为了稳住鲁旭阳情绪,有人给他发手机信息,开玩笑说马上有119去救他。洪流越来越大,到处都是。竹排扎好了,正准备在营救,忽然,有人喊:房子倒了,房子倒了,鲁旭阳在的房子倒了。所有的人都张望着,大哭着,大喊着,担心,惊恐,绝望,大家处在极度悲痛中,哭喊声刺痛雨夜,撕裂着这个悲苦的山村。

靠自己,我知道营救已来不及了!

鲁旭阳,个子不高,身体健壮,三十多岁,见到他时满身伤痕,谈起那晚的逃生,仍心有余悸。他说大洪水来了,自己被困在了矮瓦房里,一看才知道,整个沿河就只有他在矮房里没有撤出来,倒吸了口冷气。原来,他被联防队员刘夭罗敲起来后,也随着撤退,这时手机响了,老婆说家里的包没有拿,里面有城里买了房子的发票。这是命根子,他赶急往回拿包,拿了包正准备转身,水已齐腰深,水来得有点快,刚要走到大门口,水要齐胸,门已经关上了,打不开。在堂屋里,当时反应是不能出去,出去就会被冲走。须臾间,木大门被冲走了,不敢出去,就捏手电向门外,打圆圈晃着,拼命喊救命,没有回音。直看到远处也是同样方式打着亮光,心里明白,有人知道他没出去,就不害怕了,连忙到楼板上去,躺着休息会,期盼水能消退。

这时他接到了营救的短信,心绪更加安定下来,他看了手机,时间是三点三十几分。等待救援,他在楼上拍洪水。随着时间推移,水越来越高,越来越猛,到处被洪水围困,水面逐渐有一米多高的浪,时不时翻腾着树木,竹子,有算不清的浪渣飘来。等着退水或救援没有希望了,他的心一紧,有点着急了,连忙扒开了三片瓦,随时准备到屋顶上去。但他没有去,不去,房子垮了怎么办?这时的他异常冷静,决定在生与死之间赌一把,如果站在屋顶,房垮了,自己肯定会被冲走,决意按自己想的做。他的心猛烈跳着,手紧紧抓住楼顶檐板,他想就是房子倒了,至少可抱着块木板。

屋外洪流滚滚,狂啸而来,房子在剧烈摇晃。房子垮了……他却奇迹般从倒蹋的房里游了出来

绝处逃生,我不能丢下她们不管!

鲁旭阳事后才知道,当房子倒下时,刘华林老人家,站在对门二楼窗户口看见了,惨景如此,老人当场昏过去了。我问他当时是怎么游出来的?他说屋正要垮时,我怕顶上的瓦砸到脑袋,就潜在水里拼命游,人刚出来屋就倒了。这还只是他闯过了第一道生死关,接着命悬一线的事来了。

他游出来后,踏着洪流上厚厚的浪渣,迅速爬到斜对门小电杆上,用断了的线缠住腰,望着远处和脚下周围到处是汹涌的洪水,鲁旭阳已没有害怕与不害怕了。突然,他发现面前刘志勇家门口的电杆要倒,这根电杆也有线连着,不行,他迅速解开腰间的线,从电杆上,纵身一跃,跳到前面二米处的通信电缆线上,紧紧抓住了电缆,很粗,共有4根。刚跳过去不久,水泥电杆随之也倒下了。我问他,当时在电杆上,怎么一下可以跳那样远。他说:人已不怕了,也没想,就跳了。出来后整个人热,连着洗了四个冷水澡。

鲁旭阳在电缆线上顺水流下方爬,不远就是刘细望的家,这是平房。快跑,快爬,成了速度信念,在电缆线上爬到刘亚鹏二楼阳台上,窗户是防盗窗,打不开,这时他已精疲力尽。得找个能撬开窗的工具,进去安全些,又振作精神返回平顶房。这时他发现顶口好象有传出来的亮,心里想是不是下面还有人?他走近前去,是手电亮,有人!鲁旭阳伏着身子,把头伸到顶口里大声喊下面的人。一老一少,认得,年迈的是刘细望的岳母,还带着孙子,也被困住了。鲁旭阳告诉她们怎么做,依然把身子伏在水泥板上,先把小孩用手拉起来,然后使用余有的力气把老人拉起来。要快走,平房不安全,他把祖孙俩带到开始的阳台,他发现中间窗户有逃生窗小门,没锁,可以进去。可以松口气了。四点多点,窗外的洪水还在疯狂地涨……

天亮了,洪水在退了,安全了。灾后我天天跑龙源,看到过细望,打小是同学,多说了几句,他说家里一片如洗,门窗都被洪水打烂了,损失了几万元。现在想起,当时屋里还有老幼,心里一惊,幸亏人被救了,不然就被洪水卷走了。我正想问鲁旭阳,没等我开口,他说:“我不能丢下她们不管,这样要不得”。他说,这听起来,比电影里还惊险,他的命就是这样跑出来的,人他也是要救出来的。

是呀,这样的大灾难和惊险,才把人性剔得那样锃亮。“我不能丢下她们不管”,村干部对群众是这样的,人们对鲁旭阳是这样的,鲁旭阳在脱离绝境中也是这样的。特大山洪的夜里,救人是场接力赛,灾难来临和灾难面前,生死不离。灾后灾区自救,志愿者,救灾突击队,广州部队,许许多多的人纷纷参与救灾,捐送紧需物资,整个灾区都是忙碌的身影。有了这种人心就会有奇迹,就是再大的灾难,再大的困难,都难以战胜这样的人心。我们的家园明天会更加美丽。请我们永远记住“6·01”龙源百年特大洪灾这个苦难的日子吧。


岳阳要闻

综合新闻

文明机关

法治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