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岳阳频道

>

佳作欣赏

>

正文
良师·益友——记岳父彭石安生前二、三事
发布时间:2015-08-05 15:49:20   来源:华声在线岳阳频道  作者:曾凡强

2015年金秋七月十日是岳父去世的那一天,岳父两个月粒米未进,仅靠一点水延缓生命,残酷的疾病折磨,致使他身体大部分处于高度麻痹和瘫痪,人已瘦的皮包骨了,成天只能趟在床上不能动弹,也不能说话,尽管如此,岳父的思想意识却非常清晰,凌晨0:40分岳父挣扎着睁开眼睛,朝妻子和子孙久久凝视着,半张开口,想启动他那无力的声带,有话要说,然而,岳父就这样半睁开眼睛,半张着嘴,一句话也没讲与世长辞,看的出,岳父还有许多话要同自己的亲人诉说,他还想见一眼在岳阳工作的爱女,他在心里老是念啊,念啊,怎么还不回来看看我,她是否好吗?但最终未能如愿,直到第二天中午时分,他的爱女从岳阳赶回他的身旁,大声疾哭,不停地喊着爸爸,他才灵魂出鞘,慢慢闭上眼睛,不厢情愿地去了蓬莱仙境。常听许多老人们说过:“人死心不死,自己的某些亲人未见到是不会闭眼的。”要不身临其境,亲眼目睹,我截然不会相信。岳父他不想离开朝夕相处的妻室儿女,不愿离开四世同堂的大家庭,不愿离开与生同之奋斗的同事和“哥们”,不愿离开这美好的年华,他不厢情愿地,被迫去了“西方的极乐世界”。

岳父是个正直善良的人,又是一个对事业执着的人,他从水运公司担任主办会计一直到交通局担任总会计师几十年,尽管与经济打交道,尽管修建那么多的桥梁和公路,他有太多的机会将大把的钱充实自己的腰包,让整个家庭都富起来,但是他身上有“三匹正骨”,与贪污腐败格格不入,他宁愿坚守自己的一亩三分田,他宁愿两囊空空,家贫如洗,过着清淡日子,他宁愿任凭别人说他傻、说他愚蠢、说他“老土”,仍坚持财经纪律,处处以国家利益为重,到死两囊空空,存折上不到2000元钱。

岳父的家风很严,他有六个子女,除一个在三十多年前按正常渠道招进交通局的一个下属单位,其他子女靠自己找门路就的业,而子女们因无关系和“背肩”,只能靠机会在集体与国营单位就业,这些企业先后宣告破产,子女们失业了。子女们看到局里许多子女都作了安排,心中免不了“埋怨”,父亲对他们过于严格,现在子女们所在的企业先后宣告破产解散,连“饭碗”都丢了。后来,我们问岳父,为什么对子女这么严格,岳父说:交通局是代表政府的办事机构,我是国家干部,是事应听从政府安排,许多人要安排就业,也许他们家中困难更需要就业,岳父很早就订下五条家风,即:不准子女向政府要钱;不准奢侈浪费,特别是年关大手大脚花钱;不准穿红戴绿,过于打扮妖艳;不准和小贩讨价还价,因为他们赚钱也不容易;不准有负他人的现象,自己吃点亏、受点气不要紧,千万莫负他人,即使有理也要饶人。岳父经常教育子孙,人活在世上,要光明磊落,挺起腰杆做人,堂堂正正做人,上半夜想自己,下半夜想想别人。凭良心做事,莫占别人的便宜,人只有行的正、走的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莫留遗憾在世上。

我和岳父接触时间较多,第一次与岳父接触那是文革期间的第二年1967年,不知什么原因,岳父下放到水运公司二船队的一个班组改造,而这个班组恰恰就是我父母这个班组,岳父被分配在一个姓卿的班组长船上煮点饭,帮助搞点卫生,我那时才十三岁,已算是半个劳力了,在我的记忆里有,我的班组10条船,差不多有40-50多人,老老少少的人都非常敬重他。

一是他这个人忠厚老实,向来与世无争,老老少少都合的来,与船民关系向来不错。

二是岳父他原本与他父亲都是一介船民,大家都清楚,岳父他没读过多少书,一手“铁算盘”功夫是他的父亲言传身教遗传下来的,加上他这个人本身就不讨厌,因此船上的人不但没有批斗过他,而且轮流请他吃饭。这个船组而像我一般大的有好几个,时来日久,我们这些小船工总是趁晚上停船休息时,围在一起请他讲故事、讲笑话、谈天。

三是他是国家干部,那个年代的国家干部都是大家十分敬重的。时隔三十一年,我已成为了他的女婿,那是岳父退休,在家颐养天年,而我因企业不景气时下了岗,厂里每月发几百元生活费,我只好外出打工,但由于年纪过大,每次都是提着心出去,愁着脸回来。于是有许多空闲时间去岳父母家,加之妻子十分孝顺父母,时隔二三天往家一趟,有时天天一趟,那时到岳父母家大多是我下厨,我擅长煮鱼,而且煮的鱼味道不错,因此,岳父母每次买了新鲜鱼,总是打电话要我过来下厨,享受鲜鱼美餐。

岳父嗜好有三:一是动象棋,二是钓鱼,三是打打细麻将。而我三样一样都不精通,我记的那时岳父经常带着我去交通局家属宿舍打细麻将,但岳父每次总是再三叮嘱,打细麻将输一点钱冒关系,千万注意牌风。岳父打麻将如心血来潮时,嘴里总要哼上几句自编的歌曲,做一些怪动作,惹的牌友哄堂大笑,他虽年过八旬,但心态好,不管是输赢,他总是高兴而去,欢喜而来,大家亲切地称他为“老玩童”。

和岳父下棋,感受极深,他见我是初学未及入门,在下棋之前总要告诉我,下棋如同作战,你就是将军,是一名指挥员在指挥作战,作为指挥员,要胸怀大志,目光看的远,战略上要藐视对方,战术上要重视对方,“车马炮”相互配合,炮马后行,“车先开路”,“车”要牵制对方的棋,使对方棋左右不能相连,前后不能相顾,等候时机,以不变应万变,出奇制胜。我对象棋未作过太深的研究,因此还不懂得其中的奥妙。

岳父是个快乐中人,他性格开朗,喜欢做怪动作,喜欢开玩笑,每当和老同事下棋,他的随性大发,当自己的棋占优势时,他便连恐带吓对手“看你的老帅躲到哪里去”,我连将里将几着棋就可至你的老帅于死地,还不快快下马投降。岳父的连吓带恐,有时还真能唬弄人,吓的人家诚惶诚恐,坐立不安,焦头烂额,没有了主见。如连胜几盘,岳父便叫对手下跪拜师,瞧他那滑稽相,犹如自己是象棋大师和“棋圣”一般,真叫人笑痛肚子。

和岳父钓鱼更有趣了,每当看到同伴们先钓着鱼,岳父总要戏弄一番,“这条鱼十有八九没长眼睛”,有眼睛的鱼快快游过来吧,“彭太师”在此等候多时了。说来也怪,鱼很快就上钩了。倘若岳父钓的鱼比人家的大,那就更不得了,免不了又要戏弄人家一番,“鱼这么小,就要杀生,罪过,罪过,还是放了吧!日后待它再长2斤你再钓吧!”戏得人家脸上无光,哭笑不得,因冒钓着大鱼,只好认输。

岳父敬岳母如同佳宾,他和岳母领的结婚证已63年了,从来未与岳母吵过架;他对岳母在言语上没有过多的关心,但岳父岳母和和睦睦,恩爱有加,已在半个多世纪的实际行动中充分体现岳父对岳母的关心的爱护。

岳父是个大孝子。那一年我随他去改他父亲的坟,当中午过后,黄土挖去,尸骨露出,岳父眼睛挂满了泪水,每逢七月半,岳父于头天准备好香烛、神纸、火纸和酒菜朝天叩拜,请求天神及阎王爷快将父亲的灵魂放出来,接受儿子的一片诚意。

为了纪念父亲,他将父亲的点点滴滴拟写成长篇文字,然后雕刻在石碑上,再将石碑立在父亲的坟旁,格外醒目。每当清明节扫墓时,只要岳父还能行走方便,总是由我陪同去敬坟,在他父亲坟前,只见他长跪不起,心里充满着对他父母的怀念,我知道岳父之所以能胜任几十年的会计工作,这要归功于他的父亲手把手教他的“一手铁算盘”(铁算盘,主要是大归除+心算),故铁算盘的特点是快、准,有了父亲教的铁算盘,岳父才能在五六十年代加入国家干部的行列,他才能娶到聪明、贤惠、漂亮能干的岳母,他才能有条件、有本事养活一家人,才会有今天儿孙满堂的一大家。后来,每当敬坟时,我总要在这块碑文前站立许久,我总要轻声细语朗读几遍,碑文中字字间、行行里,我看到了岳父对他父母的一片感恩之心,我看到了岳父对他父母在不停地呐喊,我看到了岳父对他父母深深的怀念,我看到岳父的心在滴血……,我被岳父的真情、孝心打动了,当我每次含泪读完这篇碑文,岳父的形象顿时在我心中高大起来,岳父啊!十年前的事你还记得吗?那是我在劳动餐馆做五十岁的酒,您在酒宴上亲口对我说:下次再来吃我的百岁寿酒,可近时去十年,你却蓬莱仙去,到西方的另一个世界去了,您说话要上算啊!

您虽是我的岳父,您虽是我的上辈,心目中早将您视为我的父亲,但当我们尽情娱乐下棋、打牌、钓鱼之时,我们又似“哥们”,你我之间还有许多的话没有讲完,我们的棋还没动够,我们的细麻将还得继续。

岳父啊!您知道吗?自您走后,岳母痛彻心肺,你看她成天倚趟在您的沙发椅上,无论白天黑夜,她总是两眼发呆,面目苍白而失色,头发蓬乱而松散,她倚望着您的魂魄从天而降,有望看到您的身影,您和岳母60多年的和睦相处,60多年的情感交融,60多年共同面对人生途中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共同面对和战胜了前进道路上无数的困难,与之同行,不离不弃,白发到老,为儿女们筑起了一个幸福而温暖的巢穴,这是您和岳母共同生活的写照。

岳父啊!您的离去,如同天塌,叫我们一时无法适应,那浓浓的血浓于水的亲情叫您的儿女怎么放得下、舍得去,那剪不断、理不清的无尽牵挂,叫我们无不一时在思念。岳父啊!我的象棋还没有“出师”,您还得在身旁加以指导;我的钓鱼技巧还没有完全掌握,还需要您在身旁加以唠叨;我的人生还不是那么完美,还需你在身旁加以教导。

岳父,您曾知道吗?您走后,每当我回到家中,麻将桌旁经常是“三缺您”,此时此刻,我的心如刀割,我不忍看到“三缺您”的场面。岳父,您曾知道吗?每当回到家中,我第一眼看到的是白发苍苍、孤影一人、两眼呆滞、饱受风雨岁月摧残,又如霜打的茄子般的老岳母,我的心在滴血。

老天啊!老天,夫妻本是同林鸟,独自一只怎能飞!

请您下凡看一看,人间的悲欢离合要多惨,有多惨!

儿女们痛失长辈的心情用语言是难以形容和表达的,您的儿女们无别的请求,他们共同祷告天公,请求您下辈子还做他们的父亲。您的女婿我,一无家产,二无文才,如您不嫌弃,下辈子还做您的女婿,好吗?

和岳父交往的17年5200个日日夜夜,我受教及深,我过早失去父亲,却又有幸得到一个父亲,而现在又失去了,也许这就是我的命运所至。岳父是我后半生的良师益友,他那坚守自己的“一亩三分田”,以及那乐观主义精神和那严格的家风,永远值得后人学习继承与发扬。(曾凡强)

 


岳阳要闻

湖南新闻

文明机关

法治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