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岳阳频道

>

岳阳文苑

>

正文
杜甫与岳阳的不解之缘
发布时间:2022-09-22 10:55:27   来源:湖南图书馆  作者:

“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谁为天下士,饮酒楼上头。”

岳阳楼,原是三国时期东吴鲁肃为检阅水军操练而修建的阅军楼,却因历代文人墨客留下的璀璨诗文而名扬四海。

洞庭湖,又称“云梦泽”,为我国第二大淡水湖。北连长江,南接湘、资、沅、澧四水。碧波荡漾,云蒸霞蔚,气象万千。

岳阳,也因洞庭湖和岳阳楼名扬天下。

“将运舟而下浮兮,上洞庭而下江。”屈原至此行吟;

“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李白于此消愁;

“未到江南先一笑,岳阳楼上对君山。”黄庭坚在此重生。

除此之外,贾谊、韩愈、白居易、刘禹锡、柳宗元、欧阳修、陈与义等文人雅士都曾在岳阳驻足,留有传世诗文,或发豪情壮语,或吐不平之气。“览物之情,得无异乎”?

岳阳位于湖南省东北部,北接湖北,东临江西,上连长江,下抱洞庭,沟通三湘四水,地理位置优越。

从古至今,迁客骚人,风流雅士,多会古城;三教九流,贩夫走卒,亦聚宝地。

作为唐朝著名的“驴友”,杜甫也与岳阳有着深深的羁绊,甚至结下了不解之缘。

原来,在杜甫最初的行程计划中并没有岳阳,他是在阴差阳错之下才来到的岳阳。

有时,我们真应该感谢历史的机缘巧合,才使杜甫没有错过岳阳,才让岳阳留住诗圣。

“自先群恕预以降,奉儒守官,末坠素业矣。”杜甫是西晋名将杜预的第十三代孙。“诗是吾家事,人传世上情。”杜甫的祖父是“文章四友”之一的杜审言。杜甫的父亲杜闲曾任朝议大夫、兖州司马等职,母亲则属于“五姓七望”之一的清河崔氏。

这样看来,杜甫是妥妥的名门之后,家世显赫。

杜甫本可悠哉游哉过完一生,但一场始料未及的安史之乱毁了太平盛世。

“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唐王朝大厦将倾,杜甫也开始颠沛流离之旅。

听闻严武镇守蜀地,杜甫在乾元元年(758年)年底入蜀投靠严武。

此后七、八年间,杜甫定居成都。

在严武的资助下,杜甫在浣花溪畔盖了一处草堂,过上了安定的生活。

永泰元年(765年)四月,严武突患疾病而亡。杜甫也随之失去了依靠,只得离开成都,另谋出路。

大历元年(766年),杜甫到达夔州(奉节)。在夔州都督柏茂林的关照下,杜甫得以暂住,他还意外见到了自己分隔多年的胞弟杜观。

“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

夔州的萧瑟秋景,晚年的体弱多病,大唐王朝内忧外患、风雨飘摇……每念及此,悲从中来,在近两年的夔州时光中,杜甫写诗400多首,包括《登高》《秋兴八首》《咏怀古迹五首》等名篇。

有趣的是,杜甫在给友人的诗中曾写道:“今我不乐思岳阳,身欲奋飞病在床。美人娟娟隔秋水,濯足洞庭望八荒。”

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杜甫当前所“思”的岳阳也正好成为了他生命的归宿。

因水土不服,蜀中动乱侵袭以及思念故乡、友人,杜甫决定离开夔州。

大历三年(768年)正月,杜甫离开夔州,再次踏上征途,三月到达江陵。

是年春,商州发生过兵乱,北上长安交通受阻;是年秋,吐蕃集结10万兵马入侵灵武、邠州,长安戒严。

“此生那老蜀?不死会归秦!”

杜甫本想北归长安,却因种种原因始终不能成行。

在阴差阳错之下,风雪夹道欢迎之中,杜甫由江陵、公安沿江一路漂泊,于年底辗转来到岳阳。

《泊岳阳城下》

江国逾千里,山城仅百层。

岸风翻夕浪,舟雪洒寒灯。

留滞才难尽,艰危气益增。

图南未可料,变化有鲲鹏。

时值初冬,已飘起了纷纷的小雪;地临岳阳,山越发连绵不绝。

江面上驶过一叶弱不禁风的小舟,在晚风的凛冽和水浪的激荡中,小舟摇摇晃晃。

似乎是预感到接近目的地,一位阴郁集结的老人拉开船帘,探出头来。

岳阳城楼的微弱烛光在风中摇曳,向他挥手表示欢迎。

杜甫强撑着老迈的病体,走到船前,立于风中,向它挥手致意。

突然,一阵巨风刮来,差点将杜甫吹落水中,原来是庄子笔下的鲲鹏正呼啸而过。

杜甫紧了紧身上的薄衣,回到舟中,提笔写下《泊岳阳城下》。

“图南未可料,变化有鲲鹏。”

写完诗后,杜甫闭上了眼睛,睡梦中却仍在念叨这两句诗。

船靠岸停下,杜甫从梦中醒来。

此时的他,早已不是在吴越、齐赵等地游历数年的青年,早已不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年轻气盛。

杜甫拿起竹杖,颤颤巍巍下船,一步一回首,登上神往已久的岳阳楼,目光所及终是“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的洞庭湖。

李白作为唐朝第一“旅游达人”,可以说,他的诗就是旅游圣地的金字招牌。

而杜甫作为李白的“忠实粉丝”,很大概率从他诗中读过“楼观岳阳尽,川迥洞庭开”,或许,在杜甫心中,登岳阳楼也不失为怀念李白的一种方式。


站在李白昔日极目远眺之处,二人的所感却截然不同。

李白昔日是流放遇赦返回,而杜甫则是漂泊躲避战乱,因此李白诗中多欢悦,杜甫笔下多愁苦。

登高怀远是古人诗中一个常见的主题,杜甫也深谙此道。游览名胜古迹,怎能不以诗文传世?

杜甫倚着城墙,眼前看到的是无边无际、波涛汹涌的洞庭湖,心中想到的是民生疾苦、兵荒马乱,百感交集,不禁老泪纵横。

位卑未敢忘忧国,纵使到了人生最微末之处,依然热爱祖国与人民,依然热泪盈眶。

在一颗颗泪珠从眼中流出之时,一行行鲜活且富有生命力的文字也从他口中念出……

《登岳阳楼》

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

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

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

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

周围人的眼睛都看向了这位饱经风霜的老人,他们从没有亲耳听到过如此震撼的诗作,而有心人早已将此诗摘记下来。

不久,《登岳阳楼》名满天下,被称为五律第一。

尤其是颔联“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气势磅礴,意境宏大,古往今来为人赞扬。

王士禛赞其“雄跨今古”,刘辰翁评说此联“气压百代,为五言雄浑之绝”,唐庚赞曰:“过岳阳楼,观子美诗,不过四十字耳,气象闳放,涵蓄深远,殆与洞庭争雄,所谓富哉言乎者。”

蔡绦在《西清诗话》中说:“洞庭,天下壮观,自昔骚人墨客题之者众矣。如‘水涵天影阔,山拔地形高。’又‘四顾疑无地,中流忽有山。鸟飞应畏堕,帆远却如闲。’皆见称于世。然又未若孟浩然:‘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读之则洞庭空阔无际,气象雄张,旷然如在目前。至于读子美诗,则又不然,大与诸子迥别:‘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不知少陵胸中吞几云梦也。”

杜甫在一片交口称赞中转身,默默离去,只留下一个孤单的身影。

后来,人们才知道,他就是杜甫。

杜甫年底来到岳阳之后,受到了当地官绅的热情款待,他的心情也明畅了许多,满身疾病也似乎暂时治愈了。杜甫时不时登临岳阳楼,远远地望向北边,无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大历四年(769年)春,花红柳绿,莺歌燕舞,这是杜甫来到岳阳后的第一个春天,他与新结识的朋友裴使君相约登上岳阳楼,把酒临风,开怀畅饮。

《陪裴使君登岳阳楼》

湖阔兼云涌,楼孤属晚晴。

礼加徐孺子,诗接谢宣城。

雪岸丛梅发,春泥百草生。

敢违渔父问,从此更南征。

在岳阳定居的那一段时间,众多新结识的朋友如裴使君等给予杜甫的生活很大的帮助,他心中充满了感激。

同时,裴使君作为地方要员,也能为杜甫再次踏入仕途做引荐。

因此,杜甫在诗中运用“徐孺下陈蕃之榻”的典故,自比东汉时的隐士高人徐稚,把裴使君比做礼贤下士的陈蕃,既表明了自己对裴使君的感激之情,又在隐晦地希望裴使君帮自己引荐回朝。

此时的杜甫与我们平时所见悲天悯人的形象大为不同,他展现出了隐忍的一面。

因为只有向裴使君示好、献殷勤,他才有机会重新入仕。

然而裴使君毕竟与杜甫相交不深,所以杜甫只能在诗的结尾借用“渔夫”典故含蓄地表明希望裴使君能赏识自己。

不久,听闻故友韦之晋任潭州刺史,杜甫又赶赴潭州(长沙),希望在韦之晋手下谋得一份差事。

在前往潭州的船上,杜甫写下了《南征》。

《南征》

春岸桃花水,云帆枫树林。

偷生长避地,适远更沾襟。

老病南征日,君恩北望心。

百年歌自苦,未见有知音。

桃花流水,白帆枫林,本是一片春意盎然之景。

然而,面对这幅美景,杜甫却流泪了。

身处逆境,他依然感念皇恩;颠沛流离,他仍想有所作为;年老体衰,他的爱国热忱不减;虽两鬓白霜,仍一心报国。

杜甫前脚刚落地潭州,后脚便听到了韦之晋病亡的消息,对他而言无疑是当头一棒。

否极泰来,在潭州,杜甫与流落的老友李龟年重逢,算是意外之喜。

两人回忆起当年在岐王和崔九府中频繁相见的场景,“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暗含万千感慨。

然而,吹觱栗的张野狐、弹琵琶的雷海青、舞剑的公孙大娘等老友就再也无法相见了。

在潭州定居接近一年,变故再次袭来。

大历五年(770年)四月,湖南兵马使臧玠在潭州发动叛乱,杜甫只得连夜乘船逃往衡州避乱。

“郴州颇凉冷,橘井尚凄清。从役何蛮貊,居官志在行。”

此时杜甫得到了在郴州作官的二十三舅崔伟的信,召他前往郴州。

杜甫于是动身去郴州投奔崔伟,但在耒阳又碰到了江水上涨,杜甫滞留耒阳。

洪水阻隔,杜甫五天不得食。

耒阳县令听闻杜甫至此,立即着人送去牛肉白酒。

现在也有说法称杜甫在吃牛肉饮白酒之后就客死舟中,卒葬耒阳,在耒阳市第一中学内还有杜甫墓。

洪水久久不平,杜甫无奈掉转船头,折回潭州。

根据元稹《唐故工部员外郎杜君墓系铭并序》的说法,“扁舟下荆、楚间,竟以寓卒,旅殡岳阳,享年五十九”,杜甫病逝于岳阳。

大历五年秋冬之际,行将就木的杜甫从潭州前往岳阳,最终在一条小破船上去世。

岳阳市平江县安定镇小田村,仍然保存着杜甫墓祠。

“冬天到了,杜甫病倒了。病倒在行往岳阳的舟中……一颗巨星就在这无限的孤独、寂寞中陨落了。”

湘江、耒水、汨罗,行船约三千多里;衡阳、长沙、岳阳,奔波始终在路上,以船为家,指“路”为马。

杜甫颠沛流离、壮志难酬的一生,是大唐王朝由盛到衰的真实写照。

文曲星的陨落,也是大唐王朝落幕的注脚。

呜呼哀哉!杜甫于贫病交加中辞世,无疑是悲哀。

杜甫与岳阳的不解之缘,对湖湘大地来说,又是幸运。


参考文献

[1] 杜甫、仇占鳌,杜诗详注,中华书局,2015年.

[2] 葛晓音,杜甫诗选评,上海古籍出版社,2019年.

[3] 张风莉,杜甫:你从未远去,你一直活在我们堆里,微信公众号:唐诗宋词古诗词.

[4]佚名,先忧后乐岳阳楼:岳阳楼不仅仅是一个建筑,一处名胜,搜狐新闻.


岳阳要闻

综合新闻

文明机关

法治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