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岳阳频道

>

佳作欣赏

>

正文
南极梦寻(23)跨越南极圈
发布时间:2019-03-09 16:39:11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徐亚平

湖南日报·华声在线记者 徐亚平

探险南极,是人类的梦想。跨越南极圈,更是探险者的美好追求。

200多年来,不知有多少探险家前赴后继、殚精竭虑、不惜牺牲,总是力求跨越南极圈。

3月8日9时30分,我们探险队历经千辛万苦,终于顺利跨越南极圈。200多名队员纷纷奔向船头,欢快集结,纵情欢庆跨越南极圈的难忘时刻!

进入南极圈才意味着真正走进南极

南极圈,是在地球上划分的5个气候带中的一个分带,指的是南纬66度33分这条纬线,南极洲绝大部分位于南极圈内。

这个圈,可不是随心所欲划分的。这种划分,是天文学家从极地所受太阳光照射的角度出发而提出的一种用光线来确定南极地区永久界限的方法。

挺进南极圈前夕,探险队专家说过,南极圈是南半球发生极昼、极夜现象最北的界线,南极圈内所有地方会出现极昼现象,而纬度越高的地方出现极昼的天数越长,而南极圈所在的纬度只有在冬至出现极昼。所以,科学家通常会在冬季来南极考察。

南极圈是南温带与南寒带的“楚河汉界”。该圈附近因无地形阻拦,盛行西风,多温带气旋,又有海冰漂浮,海象异常凶险,因此西方航海界有一种说法:咆哮的南纬40º,狂暴的南纬50º,尖叫的南纬60º。

进入南极圈,才意味着真正走进南极。专家说,这里是南极寒带气候,也称冰原气候,地理景观为冰原景观。这种气候的特征是全年严寒,各月平均气温在0摄氏度以下,是冰洋气团的源地。

200年也走不完南极的路

南极,对于人类来说,总是无穷无尽的诱惑。

1772年,英国航海家詹姆斯·库克历时3年,行程近10万公里,绕南极一周。1773年1月中旬,他和他的船队进入南极圈,这是人类首次闯入这个陌生的禁区。

20世纪初,很多国家将目光投向南极、北极和珠穆朗玛峰,展开了新的探险时代和一场没有硝烟的征服战。这是一场探险家与大自然之间的较量,也是人类对自己极限的挑战。1911年12月14日,挪威人阿蒙森及4名伙伴成功到达南极点。

此后百余年间,世界尽头的南极大陆成为无数人心驰神往的神圣之所。

现在的南极,每年都会迎来数以万计的科学家、探险家和旅行者,但仍然存在着大量无人涉足的处女地。

谁到了南极圈都会“涨姿势”

过了南极圈,有说不完的话题。请听专家言简意赅地娓娓道来——

南极是全球最孤立的大陆,周围被茫茫海洋所包围。

南极是全球最高的大陆,南极洲的平均海拔高度是2350米。

南极是全球最冷的大陆,迄今为止,世界上记录到的最低温度-88.3℃就是在这儿测到的。

南极是冰雪量最多的大陆,大冰盖及其岛屿上的冰雪量约为24×106立方千米,大于全世界冰雪总量的95%。

南极是全球风最大的大陆,南极沿海地区的年平均风速为17-18米/秒,最大风速达100米/秒,被叫作“暴风雪之家”。

南极是全球最干燥的大陆,在南极点附近,年降水量近于零,形成干燥的“白色荒漠”。

原来,严寒地方和酷热地方一样,都可成为荒漠。这于我们,用网络流行语说,是“涨姿势”了。

“但愿南极永远不会真正被征服

3月8日9时30分,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来。

“今天上午,我们越过了一条非常重要的线:南极圈,南极王国的门槛,最后一个被画入地图的地方,最后一个被人类征服的地方。” 冰川学家、探险队副队长科林通过广播深情地说,“但愿南极永远不会真正被征服。”

广播里传来欢快的歌声。大家举杯相庆,随即兴高采烈地摇起来。

载歌载舞。忘了寒风忘了雪,忘了自我忘了路。

怎样才算珍惜南极圈的好时光?探险队再出两招:极地跳水,巡海寻鲸。

北京崔巍、广东李奕麟、浙江王萍、香港梁永泽、台湾吴女士等72人,勇敢参与了极地跳水行动。崔巍六到南极,这是第二次极地跳水。他说:“我们不要挑战自然,但可以挑战自我。”王萍年已古稀,却身轻如燕。她双目紧闭,摸索了好久才摸到跳台。一句“海水有盐,怕伤眼睛”把大家笑翻了……

(浙江台州王萍,年已古稀,英气逼人。)

冲锋舟集结,探险队出征。在浮冰和海浪里巡游、寻鲸。“Whale,whale!”这一声声呼唤,竟然真的在南极圈唤出了2头举止优雅的鲸。每一台相机都激动不已……

“探险的过程,本身就是收获

浮冰是冰山上的落花,铺满南极圈的海面。有的像高楼大厦,有的如万年树兜;有的似悬崖峭壁,有的若玉树琼枝。

斑海豹、毛皮海豹在浮冰上休憩。冲锋舟驶抵它们面前了,它们才好奇地打量来人一眼,仿佛在问:“来抢地盘?”

感觉不是。它们继续睡觉,还咕嘟一声:“忙你们的去吧……”

冲锋舟小心翼翼在密集的浮冰间穿行,全副武装的人们尽管冻得发抖,但依然想待久一点、多发现一些探险先驱的精神遗产。

“探险的过程,本身就是收获,因为你能在其中深入自己的内心与思维,唤醒那些原来拥有却在家中安逸环境下悄然沉睡的部分。”探险队副队长科林说得好,“舒适让生机衰竭,当生命的潮水在脚下慵懒回荡时,很容易忘记真正快乐的来源。然而,当风吹打在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你正掌舵驶向冰冻的未知时,你感到你能驾驭世界。海洋如蛇,风即是它的狂野,而你正把它当作坐骑,如战士一样冲入战场!当海上风暴席卷而来,充斥着你的全部感官时,毫无疑问那正是生命最特殊的时刻。这就是探险,就是我们对尘俗世界和内心世界的共同发现。”

海到无涯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冰海之上,是巍峨冰山;冰山之上,是企鹅蹒跚;企鹅之上,是高天流云。此时此刻,南极圈最需要的是诗篇,是壮丽的诗篇。


岳阳要闻

综合新闻

文明机关

法治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