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岳阳频道

>

岳阳要闻

>

正文
岳阳华容:桃花山上“三兄弟”
发布时间:2018-01-30 10:05:39   来源:华声在线岳阳频道  作者:李奕佳

1517279489593276.jpg

华声在线岳阳分站1月30日讯 “化了,化了,冰开始化了!”1月29日清晨,阳光从云中探出了头,冰封已久的华容县东山镇桃花山迎来了久违的丝丝暖意,邓立文、吴浪、刘小洲三人在坚守6天之后终于听到积雪融化的声音。

自从2015年12月份110千伏桃毛线投运以来,每年冬天,桃花山上就多了三个守望的身影。沉稳干练的大哥邓立文、斯斯文文的二哥吴浪、耿直爽朗的老小刘小洲,性格迥异却配合默契的“三兄弟”都来自国网华容县供电公司输电运检班,担负着桃花山的流动哨观冰监测任务。

桃花山是典型的微地形气候,海拔不算太高的山,在两股冷空气气流夹击之下,极易发生线路覆冰。山上的110千伏桃毛线担负着桃花山风电厂5万千瓦的电力输出,是岳阳线路覆冰重灾区,每年融冰首当其冲。

1517279532974172.jpg

“逢雪必结冰、逢冰必上山、上山必有我们仨”已经成为他们三兄弟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1月24日,受寒潮影响,华容县东山镇桃花山村气温降至零下2度,风力4级以上,桃花山上已经开始下雪了,紧张的情绪在全公司蔓延,三兄弟却有条不紊:“又要结冰咯,准备上山哦!”随手在棉袄外面套了件冲锋衣,换了双不渗水的套鞋,拿上手套帽子,收拾好行囊,带着眼镜的吴浪比了个胜利的手势:“走!”

挥手告别一直絮叨“注意安全”的妻子,三岁的儿子还在熟睡,刘小洲上山的时候天色还是昏暗的,装了防滑链的皮卡车也得小心翼翼地开,才不至于在山路上打滑失控。

桃花山道路崎岖,四处横亘着被冰压倒的竹子,铁塔上的冰棱像帷幔上的流苏一样高悬在半空中。满头银发的大哥邓立文安排好分组,仔细叮嘱了首先留守车内的刘小洲几句,便领着吴浪沿着铁塔往前走:“吴浪啊,你小心些,这里坡陡,当心滑到。”

俩人边走边量,温度、湿度、风速、覆冰厚度,吴浪抖动的嘴里传出一个个测量值,眼睛都刷上了一层白色睫毛膏,邓立文站在雪地里,用僵硬的手写下一串串数据。这些还“热乎”的冰情数据将在稍晚时候传递至岳阳供电公司运检部进行汇总,为融冰工作提供坚实的数据支撑。

每级铁塔的直线距离看似不长,徒步过去也得费些力气。巡完几级杆塔,身上汗透了,手脚却冻僵了,黝黑的脸被寒风吹得通红,衣服上、帽子上都已经覆盖上了一层薄冰,“冻得受不住了就到车上挡会儿风,累了我们仨就轮流上”,邓立文边说边抓了一把雪握在手里,“用手把雪给搓融了,等雪水一干,手立马就热乎了,不然连面包都抓不住。”

面包是寒潮来临之前就买好了备在车上的,整整一箱。因为流动哨没有固定哨点,吃饭、休息都成了问题。六天时间里的一日三餐全都靠它。“想吃方便面都没戏,哪来开水呀!”

第一年上山的时候,兄弟几个还抱着去山上农户家“蹭个饭、搭个火”的念头,没想到农户听到寒潮要来了,早早地搬下山去了,整座桃花山空空荡荡,在凛冽的寒风之中,只有皮卡车突突地响和肚子咕咕地叫。“现在知道了,每年这个时候,整座桃花山都被我们兄弟仨给承包了!”

“小时候我的梦想是当兵,桃花山上的日子还能让我想起当年当兵的时光”,离开部队已经十年的刘小洲仍然怀念当兵的日子,说这话的时候,他笑得特别满足。“都说我们辛苦,其实因为热爱,所以自己不觉得苦。”

“邓队和浪哥都是部队里出来的,我们是坚贞的革命友情”,连接桃花山三兄弟的羁绊是电网、是部队情、也是一颗赤诚为人民服务的心。“以前当兵的时候,就是为人民服务,现在我们做的,也是为了老百姓。现在我的梦想就是站好每一班岗、守好每一级塔。”

(李奕佳)


岳阳要闻

湖南新闻

文明机关

法治聚焦